二十一世紀防範異端的難處

為了讓讀者更了解在這後後現代處境防範異端的難處,特意選輯梁家麟院長於十年前的今天成文;為《撥開迷霧見真相》作序的一段文字:

 「守護信徒,防範異端的侵害,一直以來都是教會的神聖責任。新約使徒視之為在末世的日子一項必須的工作,因為撒但總會在此階段扮作光明天使,滲入教會裡,破壞信徒對真理的堅信;又或者在社會裡打著基督教的幌子,魚目混珠,帶引人接受鬼魔的道理。

不過必須承認,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防範異端的任務是愈來愈不容易為了

困難一方面在於真理觀方面。如所周知,後現代社會對真理採取相對主義乃至虛無主義的態度,一切不過是個人的意見表達,每個人都有表達他們的個人看法的權利,其中沒有是非對錯的分野。人們不僅是被動地繼承一個歷史性的宗教,也主動地參與創造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宗教。在創作自由與表達自由的大前題下,我們無法簡單斷說『真理』與『異端』。

困難另方面也在於宗教的社會環境。今天基督教世界幾乎都奉行信仰自由的原則,容許不同宗教存在與傳播,給予同等的待遇,沒有壟斷性的宗教與宗教團體。原為基督教社會盡可能非基督教化,泯除所有偏向基督教的文化與社會元素,包括禁止基督徒在公眾空間、利用公共資源表達信仰。而尤為令人憂慮的是,自由主義的倫理價值觀泛溢,並且常常是以傳統基督信仰的價值觀為針對或顛覆的對象,這使得聖經難以作為判別是非對錯的公眾依據。譬如政府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有歷史傳統的教會公然支持同性婚姻,並將宗派內的反對者驅趕;教會領導層將聖經明言禁止的行為予以歷史化與相對化,視一切僅是詮釋問題。若是教會不復為判別真理的組織,聖經亦不復為賴以識別真理的依據,則分辨『真理』與『異端』便幾近不可能的任務了。

委實地,今天辨明福音的工作,往往只能局限在仍舊信奉聖經權威的基督教圈子裡進行。由於茲事體大,牽涉的責任浩繁,即使是保守派的宗派組織,亦不容易以組織身分表達反對某個新興教派的明晰立場,故有關護教工作只能交付在有心的個人與福音機構手裡,並最多利用輿論作示警。(抱歉筆者得說,在分辨與對付異論的任務上,『輿論封殺』所產生的弊病遠多於其效用。)從一開始,分辨真偽亦淪為個人或少數群體的『意見』,這是教人遺憾卻又無可奈何的事。」

輯錄自:《撥開迷霧見真相》 梁家麟院長序

成文於:2008年6月30日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