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NER 新興宗教關注事工 (繁體中文)

新興教派動向

再來基督的爭議:更多領袖發聲

CT 09122012

張大衛(David Jang)駐新加坡的特派員首次發聲,談及他們為何曾經相信張氏是一位新的基督,他們為甚麼改變這個想法,以及張氏的組織是如何運作的。

愛德蒙.蔡(譯音)(Edmond Chua) 作為張大衛(David Jang)共同體組織的駐東南亞的代表——他的教會的牧師、他的企業的老闆、和他的基督教新聞網站的編輯—— 愛德蒙 相信張氏就是一位新的基督,是建立神的王國在地上彌賽亞式的人物。

2005年9月6日午夜剛過,蔡完成了一個查經系列,而他的老師胡蘇姍(譯音)(Susan HU)那夜正在帶領他完成這個關鍵的最後一課。

「我印象中蘇姍問我『這樣你認為大衛牧師是誰呢?』,而我極可能說了一些諸如『他就是再來的基督』這樣的話。我十分確信這點。它(指查經活動)看起來只能指向那個方向。這是非常有邏輯性且深奧的。雖然聽起來可能感到怪怪的,但當我想到張氏的身份(再來基督)時,我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認識神的愛是如此的親密。」

蔡告訴《今日基督教》:「事實上我把他當作是神並且奉他的名禱告而不是奉基督的名。每次我在打字輸入關於他的東西時,我都會將其代詞使用大寫【譯注:英文用大寫來區分對神和非神的指代】。」
現在他和他的老師蘇姍也不再相信它了。他們兩人在2006年10月30日張大衛的生日那天結婚了——那也是張的運動成立的第14個週年紀念日——跟他們一起結婚的還有另外69對新人,蘇姍說到。

跟大部分其他的新婚夫婦一樣,蔡氏的婚姻也是由運動的領袖指派的。 蘇姍說「我們的情況還算幸運的:我們已經彼此認識很久了,其他的新人,他們可能之前都從沒見過面,可是卻因著信仰和順服下而要接納推薦給他們的伴侶。」

跟據8月份《今日基督教》的報告 (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september/david-jang-second-coming-christ.html ),數名張氏組織的前成員都描述類似的經歷;就是他們都曾被鼓勵相信張氏就是再來的基督,但是大部分人都要求以匿名的方式發表。現在,《今日基督教》這次獨家的深度採訪,蔡氏成為首個願意公開交代他們在組織中的經歷,也談到他們相信張氏就是「再來基督」背後的神學,以及他們離開的原因。
一些在張氏創立的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的僱員們說,並沒有發現共同體在秘密教導張氏是再來的基督。同時,今天(9月12日)(全國福音協會委員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NAE)再次開會就偉仁大學的神學跟南方浸信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的生命路基督教資源中心(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的神學是否兼容(compatible)進行討論。

蘇姍的故事

早在2003年,蘇姍已是一名基督徒,並在大學畢業。再一年前,在就讀福建廈門大學時,這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女孩就在一所不附屬於張氏的韓國福音組織中接受洗禮了。一天她正在上學,有一對夫婦主動結識她並且邀請她到一個查經小組。
她說:「我已經受了洗但是我卻還不懂洗禮或者罪的意義,對於救恩也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我只是對於末日大審判有點害怕,因為我很想知道我那從沒有聽到福音的祖父母他們會遭遇些甚麼。」
張大衛共同體辦的查經課程對她來說是個新的啟示。 她說:「哇塞,他們一對一將聖經從頭到尾的教導給你。我覺得教導得非常清楚,解開了很多經文的迷團。」

一個月的密集課程之後,蘇姍的老師,李志紅(譯音)(Li Zhihong),向這位年僅22歲的她傳授了稱之為「新以色列」的關鍵信息。蘇姍說到, 其內容本質上就跟2002年7月20日由張的核心教導助理博拉.林(Borah Lin)(譯註:即『保羅牧師』)在加州伯克利的一個教會的退修會的講道內容一樣。(蔡氏提供了那個講道和林的其他講道的文本給《今日基督教》。蘇姍說她後來成為宣教士之後也收到了中英文版本關於林的講道文字信息。 蔡說到,類似的講道的錄音曾經可以在共同體的內部網站上找到,但是他們並沒有保留副本)。

講道中表示啟示錄第7章那144,000名被密封的神的僕人是由張大衛共同體的教會組成。 「這並不意味著只有這些人得救,其餘的都要死,這是那些將會首先結出果子,並獲得拯救......他們就是那些建立神的國度在地上,他們是天國的樣本。」
接近講道的尾聲,教會的〈第二次來臨〉的教導成為了焦點:

「我們要堅定立場。這是上帝給我們的夢。所以為何這裡有初熟的果子,因為這是個示範。這是甚麼?這是基督的偉大身體,基督復活的身體,這是第二次再來的基督。這是基督身體的再臨。基督偉大的身體被建立才是基督真正身體的真正復活。那些建立神國度的人變成了基督。」

講道中反覆將基督和再臨基督跟神藉摩西頒佈誡命的兩塊石板相比。「正如上帝創造了第一塊石板,並寫上十誡,來對比第一位基督,上帝派來的耶穌。摩西打破石板,正如耶穌被人拒絕並被殺了。而第二塊石板是摩西用他自己的手親手寫上的,所以第二位基督將會是人手所造成的。」它繼續說:
「兩塊石板皆象徵基督。第一位基督,是神差遣的。那麼第二位基督呢?我們必須製造他。在地上,他一定要被製造出來。然後,上帝會在他身上寫字(塑造他),接著,上帝會承認他。 ...」

「彼得親自遇見主。他已經遇見主了。耶穌問他:『人怎麼看我?』彼得說:『有人說,你是先知,或是耶利米。』然後耶穌說:『你以為我是誰?』那時,彼得做了告白:『你是基督,永生神的兒子。』彼得已經遇見他了。但不是整個社會承認耶穌是基督。對一些人來說他是先知或以利亞。而對個別的人來說基督已經來了。然而,對整個社會來說基督還沒有來到。基督的群體仍未顯露出來。」

講道經過歸納後,蘇珊的老師問她認為張是誰。蘇珊的回應如眾多共同體內的人所作的一樣,她說張大衛是第二位基督。

保羅牧師則負責在不同講道中重覆兩塊法板的教導,包括一個完全集中在法板上的講道。其他共同體的前成員說,他們也會接觸過兩塊石版,和第二位基督是人造的,而不像耶穌基督第一次被差遣而來的教導。蘇珊說,這些教導在共同體中被稱為「四靈道」,「終末論」和「時間和時期」,是重要的關鍵教導,他們藉此鼓勵成員宣認張氏為再來的基督。蘇珊說她被告知自己要先學習七遍才可用來教導給其他人。

像其他前成員提及到的這些教導,蔡氏說,他們沒有直接聽到張氏親自教導他是第二次再來的基督。但蘇珊說,在2004年3月中旬他在香港幾乎作出這個教導了,「他親自教導關於『時間和時期』,當然,在之前我們所有人都聽過「時間和日期」這個教導。」

「他只是在一塊白板上簡單地描述它,並在利用但以理書12章的數字試圖強調那個時間。」(張氏幾個附屬組織的前成員告訴CT他們被教導關於但以理書預言所提及的1260天,1290天,和1,335天,指的是張氏將履行耶穌的生活和事奉,還有張氏將填補那段42年的時間空隙)。然後,蘇珊說,「他問我們:『你們都明白嗎?』當然每個人都會說:『阿門』。」

蘇珊說,該事件發生後,張氏親自陪同她到新加坡,成為了他的宣教士。

她說這件事並不順利,她只接受過少許訓練,經常錯過該運動團體每個早上的教會崇拜(通過加密的視頻播放),並騙取她父母的金錢來支持她的事工。
即使他們(愛德蒙和蘇珊)已在教堂舉行婚禮後的3個月,正式合法註冊結婚的那個時候, 婚姻並沒有幫上多少忙,她說:「我內心感到非常內疚,和疲累。我們的關係不好,因為我們從追隨者和領導者的關係變成了丈夫和妻子的關係。」

他們也是商業合作夥伴。他們一起營運基督郵報的新加坡版(理論上講,是他們自營的)。蘇珊處理業務方面,愛德蒙擔任主編。

當被告知他們必須每一天創作5篇文章時,他們變得不堪重負。「我不能夠完成這任命,」她說:「我沒有再聯絡共同體的人。我沒有參加網絡的交流會議。」她所能做的就是不斷地工作,繼而她開始淡退。

在2009年底,當蔡氏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後,蘇珊退出共同體的聚會,開始閱讀其它的書藉,這些有別於她曾經按要求忠實地一天要讀七次的那些筆記。
她的人生目標也漸漸改變了。 「我忘了所有過去的痛苦,我跟我的孩子一起時很快樂。」她與來自馬來西亞的共同體成員也重新聯絡,重新振作後又重投她的工作和事工去。

第二個孩子的出生卻起了相反的效果。 她說:「我再一次感到很沈重,今年年初,我們真的覺得我們無法再融入這共同體的文化。」
然後,蘇珊做了一個夢。

她說到她的夢:「我感到前成員的痛苦在我身上,痛苦是如此之深,如此之重,就好像我在他們的痛苦里。他們不能告訴別人,也不能適應社會...... [張]派遣的許多年輕領導人真的不太成熟。許多真的不足以牧養其它年輕的成員,因此很多成員都受到傷害。 」

她醒過來以後想起耶穌說好牧人會撇下九十九隻,而去找那只失去的羊,就很生氣。

她說:「張大衛的夥伴們不但不與前成員和解,反而攻擊他們,甚至否認他們曾經是互有聯繫的。」受害者包括馬俐,一位她在中國時已認識的共同體前成員和宣教士。蘇珊說當馬俐2008年年初在香港指証這個群體後,張氏非常"惡劣"的對待她(馬俐)。(馬俐在《今日基督教》早前的報告中是唯一公開名字的前成員。在基督郵報發表的一篇回應CT的文章中,引述馬俐的前夫的話說:「她所作證的一切都是謊話。」蘇珊說,實際上馬俐曾是張氏共同體的成員,而她自身的經驗跟馬俐的聲稱也非常吻合。)

蘇珊說:「作為一名領導應切實負起責任, 你需要實在地安慰那些受傷害的,而不是掩蓋真相......我與張大衛的情感聯繫在那個晚上被切斷了[經那個夢]。 我曾經尊重他, 當他談論到耶穌和十字架時,他的講道非常好。但這是錯的,這不是基督的靈。」

愛德蒙的故事

2009年,蔡氏正等待著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時,愛德蒙(當時被稱為愛德蒙牧師,因為他帶領教會服事,以及擔任新加坡版的基督郵報編輯),正是當時在該運動團體中的最高領導人之一。他不僅代表新加坡,還在張大衛的福音派基督教長老會(EAPC)的世界大會(WGA)中代表整個東南亞。
每週,張大衛的眾多企業,教會,和在世界各地的事工部門——國際財經時報,百放傳媒,偉仁大學和其他部門等大概十幾家代表 ——在一個加密聊天室向張大衛報道他們的活動,並聽取他的計劃。

一直以來,張的共謀者均對《今日基督教》和其他調查者否認有一個由張氏領導著的共同體存在,或者說他除了提供事工的異象外,並沒有在這些組織中行使過任何控制權。

從2009年在WGA的交談留言中清楚看到的是另一回事(CT已採取了些措施,以辨別WGA的交談和博拉林講道這二者的真偽。)交談中很少有討論(譯註:平等交流)。大多數情況是張氏很大程度上在參與,並奠定著一個範圍很廣泛而影響深遠的計劃,他會指示基督郵報應優先放甚麼樣的報道。在其他情況下,他會斥責沒有完成指標的人員。

這些目標是相當具野心的;例如一位成員要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按他的指示在德里,班加羅爾,加爾各答,孟買,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各地傳道。
在這些交談中,討論偉仁大學(OU)的問題顯得相當重要。這所由張氏成立於1992年的學校,目前正試圖從「美南浸信會」的「生命路基督教資源中心」購買在新墨西哥格洛列塔會議中心的2100英畝地。

跟生命路的這趟交易正受全國福音派協會(NAE)的審查,以確定這兩個組織之間的神學兼容性。 (偉仁的主席威廉.瓦格納告訴CT,NAE今天會召開專題會議並表示:「我們能購入這物業的機會已經降低了。」)

2009年,張氏和WGA的成員商討偉仁的財政困難和要求所有的學生都要成為EAPC的成員。(因著張氏鼓勵他們討論和爭辯,使這趟對話中的某些部份非常有意義。) 張說(通過他的翻譯):「今天的話題是,我們是否會接受外面的學生到偉仁大學,當然我們不應該這麼做,但是當我們看在錢的份上,我們必須接受......現在的問題是,當我們開放了大學,我們必須聘任一些外面的教授,然後,他們將作出一些大膽的評論,跟現在不同⋯⋯。當從世界各地進來的人和教授,加入後他們主領的會議將決定(OU)所有的政策,這是非常危險的事。」

內部討論的最終結果就是建立大規模的遙距在線教學系統藉以與利伯緹大學競爭,如此就根本不需要實體化的校園系統(儘管這是偉仁大學嘗試贏取貝薩尼大學的既定計劃,但之後便在企圖購買格洛列塔會議中心前廢除, 貝薩尼大學為美國加利福利亞洲斯科特谷神召會不久前關閉的學校。 )

愛德蒙還攻讀了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的學士學位和神學碩士學位(他大部分時間居住在新加坡), 並在2011年的畢業典禮上致辭。

愛德蒙與蘇珊都證實了《今日基督教》(CT)的其它消息來源所提到的;在2006年前,做出告白的人會給張大衛發信,而向他表明自己的告白在當時是件很尋常的事。《今日基督教》從其它途徑收到了一份這樣的告白信,雖然沒有指明是給張大衛,但很明顯正是這種類型的手寫信件。(為保護信件來源的機密性,信件提供者要求《今日基督教》不要直接引用信件內容。)這封告白信的作者為張大衛共同體的現任僱員,在這份信件中,他超過十多次的稱張大衛為「基督」,而且據他描述,還有其他張大衛共同體成員鼓勵實行這種信仰,﹣正如其他前成員所表述的﹣這最終的告白是在某次查經後,由授課的引導人詢問聽課人「張大衛是誰」而做出的。愛德蒙就這封信件中的用詞作出回應,他如此表達了張大衛給他的最初印象:「很樸實,我很容易就相信他就是基督了。」他說他相信張大衛就是神,但也承認,他的這種信仰比共同體教導中暗示張氏是再來的基督更激進。

愛德蒙說他雖花了好幾年時間來更深入地理解張大衛共同體的終末論神學,但仍感到困惑,同樣他也為共同體的「撒謊可以是對的」教導所困。

六年前,他到紐約參加為使徒校園傳教會(Apostolos Campus Ministry, ACM)成員舉辦的使命培訓夏令營,偉仁大學領導人曾表示使徒校園傳教會已為學院的大多數學生進行了此類培訓(該機構現已改名為使徒事工)。在長達一個月的培訓期快結束的時候,保羅牧師(Borah Lin)將他和其他兩位成員單獨挑選出來進行秘密教導。

愛德蒙回憶說:「在幾次秘密學習中,保羅牧師向我們傳授關於基督的45年工作,其中,有3年的工作是由耶穌完成的,剩下的42年則需由張大衛來完成,她還把張大衛比作亞伯拉罕,將張大衛的跟隨者比作亞伯拉罕的妻子撒拉,在《聖經》記載中,撒拉為保護亞伯拉罕便向埃及人撒謊說他只是她的哥哥,而不是她的丈夫。」

而在使命培訓之外的課程中,愛德蒙說《聖經》講師則以妓女喇合為例,說明撒謊的正確性。

「一旦他們認為自己處於緊急的關鍵時刻,特別是認為有些人懷著惡意時,他們就會把這些經文從《聖經》中單獨取出來,如《箴言》中『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免得他自以為有智慧。』他們就用這種方式對待那些不能理解他們為『主』所做的偉大事業的人。」愛德蒙說, 他反反復復地接受這樣的教導,即便是時間非常緊迫的情況下,導師仍花很長的時間作這樣的教導。

其他接受《今日基督教》採訪的前成員也有和愛德蒙一樣的困惑,其中一個前成員說,他們在查經時教導說雅各是配得祝福的,以掃則不然,利百加和雅各對以撒說謊是合理的。這就是他們之所以覺得對那些挑戰他們的人撒謊具有合理性的原因......如果你想逃離撒旦,你就要如此撒謊,你不應該告訴撒旦真相,因為他將偷去你的祝福,扼殺你的信仰。

香港獨立調查委員會於2008年對張大衛共同體的附屬機構耶穌青年會(Young Disciples of Jesus)展開調查, 期間特別就該團體鼓吹「正義的撒謊」是《聖經》中智慧的教導做了調研。調查委員會所發表的報告顯示,中國南部、東部、中部以及北部的前成員都不約而同地見證了張大衛集團的這一個教導, 該教導在張氏集團內的廣泛性遠遠超過張大衛是「再來基督」的信仰。

獨立調查團成員之一,開普敦洛桑大會的講員,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余達心,告訴《今日基督教》(CT)說,他們確信張大衛集團內部鼓勵並教導其所屬成員撒謊。

余院長在電郵中談到:「我與張大衛集團的一名帶領人談過話,他是一名四年前活躍於溫哥華的中國人,在面對有關欺騙的道德性問題上, 即靠著說謊達到實現神國的某個目的時, 他很坦率地告訴我說這是《聖經》允許的 。」

我們沒有秘密

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學院院長,唐納德.天達(Donald Tinder)說愛德蒙在攻讀學位時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發現蔡描述的張大衛是再來的基督的教導有許多不一致的地方(愛德蒙通過電子郵件給天達和其他人發送了他的經歷)。 天達與其他3名參加2006年夏季使命培訓的成員向《今日基督教》發表聲明說他們均不同意愛德蒙對此次聚會的陳述。

「當我打開蔡的郵件,發現他說保羅牧師(Borah Lin)教導張大衛牧師將要完成基督的工作時,真是非常震驚,」偉仁大學新聞學院計劃主任喬納森.樸(Jonathan Park)說:「如果保羅牧師確實秘密教導張大衛牧師是基督,並且就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贖在公開場合撒謊的話(不管合不合理), 那她就真是做了件非常不好的事,因為在聽了她的講道後,我更確信十字架是成功的。」
蔡氏夫婦和其他前成員沒有就樸氏提出關於張大衛本人及其集團成員,甚至是那些鼓吹非正統末世論的成員有在耶穌救世神學方面做出過正統教導的言論而進行爭辯。

愛德蒙在接受CT採訪時說:「在十字架的犧牲和救贖的神學理論上,張大衛的講解是無人能及的,他不像其他許多牧師那樣僅僅闡述神是如何地愛我們,而是聲色俱佳地描繪了耶穌與使徒的關係,這足以使任何一部相關題材的電影遜色。 」
蔡氏夫婦還提供了大量張大衛共同體其他高級成員的講道記錄,其內容對比浸信會的主日學課程來說是無懈可擊的,其中幾乎沒有教導可跟「兩塊法板」或公開的末世論教導相比。

樸氏也說他「從未告白過張大衛是基督...我確實視他為成就卓越的基督教領袖,對他的尊重和對葛培理牧師或華理克牧師的尊重是一樣的,但對我來說,張大衛絕不可能替代耶穌在我心中的位置。」

同樣地,偉仁大學在職行政管理人員莎拉·拉弗勒(Sarah Lafleur)寫道:「我想Borah(保羅牧師)作出她的教導時總有她的理由,當然,她不可能教導說張大衛是再來的基督——張大衛自己也否認了這點!我們沒有哪一節課是為了讓學員告白張大衛牧師是再來的基督而設計的,儘管有些人這樣認為...我們沒有秘密,也沒有甚麼藏起來見不得光的事」

然而,不是每個張大衛共同體的成員都同意該集團毫無隱藏的說法。在一封提供給CT的電郵中, IB Times(《國際財經時報》)的首席內容官喬納森·戴維斯(Johnathan Davis)拒絕參加張氏其它隸屬刊物如《基督郵報》(Christian Post)組織的基督教行業協會,他說:「我所擔負的使命是內部秘密。」在另一封2012年8月中旬發出的電郵中,《基督郵報》的首席執行官兼發行人威爾·安德森(Will Anderson)則要求愛德蒙刪除所有新加坡網站上一名記者的文章,該名記者被懷疑為《今日基督教》今年8月《再來基督的爭議》一文提供信息。

還有一封電郵宣佈:「由於一些很明顯的安全隱患,大衛牧師要求大家停止使用Facebook和其他網絡站點...那些擾亂我們的機構很容易將我們全部連接起來,包括我們的各項事工。」這封電郵還自帶了一條最終指示:「在閱讀之後刪除這條信息。」(放棄使用Facebook的命令本身也要被放棄,看來目前已經有許多大衛共同體的機構和成員活躍在社交網站上了。)

在另一份電子郵件的連串討論中,內容提到是否將《基督郵報》的發展史囊括入共同體的員工手冊中。一位高級帶領人寫到:「我認為我們不該把這部分歷史寫入員工手冊,問題的關鍵在於大衛牧師不想讓這些歷史資料的文字、聲音或影像落入共同體成員以外的人手中。一旦有人複製了某些內容,這些內容就無法改變,但牧師仍然想使一些事情保持在模糊狀態。」

張大衛集團的成員不僅透過電郵跟愛德蒙的言論宣戰,而且還威脅他說要向法院提出起訴,也關閉了他的網站,還在深夜到其住所進行騷擾。(集團成員還騷擾了他的父親,愛德蒙的父親曾陪他一起參加2006年紐約佈道培訓。)

其他一些公開說出自己在張大衛集團內部經歷的人也面臨著威脅或恐嚇。2007年,休斯頓一名稱自己為「堅立者」(StillStanding)的匿名博主發表了她自己一年以來與隸屬於大衛集團的「使徒校園傳道會」(Apostolos Campus Ministries)之間的糾葛。(CT能確定她的身份,並證實她陳述內容中的多個細節。)「堅立者」在她的博客中寫道,2005年下半年,她在萊絲大學校園內讀《聖經》之際,有一位名叫Kookhee Yoo的女士接觸她。Kookhee邀請她到「使命中心」參加一個系列的《聖經》學習,「堅立者」在一開始的時候覺得這些教導很有用。

但後來,她開始質疑Kookhee的教導,團體內嚴格的等級制度也讓她感到不舒服——「堅立者」在博客上說:「我不喜歡被稱作『羊羔』」,尤其是張大衛擔當著集團中的核心角色,她談道:「這次,我已經接受了關於大衛牧師的『課程』,他是再來的基督,我在使命中心學習《聖經》時Kookhee這樣告訴我⋯⋯我記得當時我問她,這是否只是她一個人的信仰,她回答說每個人都如此相信。」

「堅立者」在博客發佈後不久就立刻將之移除。她向《今日基督教》解釋「有數名資深會員包括特雷西.戴維斯(Tracy Davis)及兩名向我傳過道的宣教士,及另外一至兩人(我記不清楚),從三藩市飛到侯斯頓來,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突然找上我的家門,恐嚇我說要採取法律行動控告我。」

同樣地,日本的《今日基督徒》控告山谷真,一個在四年間不斷質疑張氏的博客。 另外,在美國的韓國社區兩家基督教報紙《美國今日基督徒》(跟《今日基督教》及張大衛共同體的《今日基督徒》皆無關)與及美國的《新聞與喜樂》(News N Joy)服事的加拿大獨立記者安.布羅克赫斯特(Ann Broklehurst),也報稱因他們刊載的評擊張氏的文章而遭到張大衛共同體威脅要以法律控訴。

8月30日蔡氏夫婦發現他們無法再上載文章到《基督郵報-新加坡版》(它跟美國版使用同一個服務器)後,他們決定離開。 他們在發信給親友及生意伙伴時談到:「這是超乎一切的理解,是既沉重但又夾雜著主的平安,來讓我們決定結束參與線上基督教新聞的生涯。」 但愛德蒙說他打算繼續說出他在張大衛共同體所真正接受到的教導及經歷到的真實境況。

作者 :泰德.奧爾森(Ted Olsen) 和 肯·斯密斯(Ken Smith)
泰德.奧爾森(Ted Olsen)是《今日基督教》的總編輯,新聞及在線新聞。
肯.斯密斯(Ken Smith)是駐華盛頓州的獨立記者。


Comments from translators 譯註

本文的翻譯由神同在網基督徒百科主內翻譯事工負責聯繫組織,參與本文中文翻譯的有 Michael 弟兄,Esther Ma 姊妹,Isabel.Witz 姊妹,Kevin 弟兄等(排名不分先後)。由新興宗教關注小組(CGNER)審校。 文章未經作者審閱,僅供參考,如有任何爭議事項,以原文描述為主。

Copyright Information版權信息

This article first published in Christianity Today. Used by permission. Copyright Christianity Today International. The authors are: Ted Olsen and Ken Smith. Original English article link: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september-web-only/david-jang-second-coming-christ-singapore.html
本文由《今日基督教》發表。蒙准許使用。版權属于「今日基督教國際」,作者:泰德.奥爾森(Ted Olsen)和肯.史密斯(Ken Smith),英文原文網址: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september-web-only/david-jang-second-coming-christ-singapore.html

Translation Permission 翻譯許可

The translation and online publish permission is granted by CTI 
本站已經獲得CTI將文章翻譯成中文和在互聯網上發佈的許可。 文章發佈源:http://godwithus.cn/wiki/David_Jang_Second_Coming_Christ_Singapore

熱線電話

 

 

 

(香港地區)+852 81322841

(大陸地區)+86 13143854033

請選擇語文 Language

支持我們

奉獻支持

代禱支持

 

講座節錄(視頻)

VOLUNTEER WANTED

聯絡我們

中國共有多少個特别行政區?
電郵地址:
題目: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