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天地的「問題」

三月二日,新天地SCJ教主李萬熙疑因外間壓力,在其教會門外召開記者會,在直播期間他兩度在鏡頭前跪地向公眾致歉,此影像旋即成為當日的熱話,可是教主這次放下身段,終究可否換來外間的原諒呢? 從鏡頭以外那位到場請願的SCJ信徒家長的呼喊聲,及那些替公眾發問了問題,卻得不著回應的記者來說,顯然他們不會賣李萬熙的賬。

就這問題,我們邀請了內地一位新天地SCJ的前信徒Bill作出回應,他(本文作者)嘗試以過來人的身份和角度,代李萬熙回應了外間提出的那些棘手問題,同時也表達了他對這位教主近日反常行徑的見解。


李萬熙竟然帶著口罩出來下跪道歉了。這位掌握著宇宙獨一真理的「再臨的耶穌的靈與之同在的牧者」「聖靈保惠師」「神所揀選的約定的牧者」「天上的大總統」「成就了新約關於耶穌再臨所有預言的新約翰」「已經被神確定好會肉體永生的得勝者」……竟然也戴口罩!竟然也害怕病毒!竟然也會向他一直所說的「非真理」的「魔鬼世界」下跪道歉且說自己沒臉見大家。兩千年前耶穌得勝了世界,兩千年後的今天,再臨的耶穌又怎麼會向「魔鬼的世界」屈服呢?如果有人宣稱自己是再臨的耶穌或者是再臨的耶穌的靈唯一與之同在的牧者,卻幹了向「魔鬼」屈服的勾當,那只能說明,這個人根本不是他所說的再臨的耶穌。

記者見面會上,「約定的牧者」李萬熙全然不像他在教會內部面對聖徒時那般揮灑自如地指點江山。在新天地內部,沒有他不敢說的話。但在面對記者提問是否會肉體永生時,他卻完全不敢正面回答。他所掌握的宇宙獨一的真理,在教會裡面是一個樣子,在記者面前是另一個樣子。可以被時空條件變形的真理,我們用簡單的常識就可以判斷出來,這是「非真理」。

關於新天地的問題,本來應該是李萬熙總會長在記者會上親自向記者一一闡述明白的。但既然他老人家有「記者恐懼症」,那我就勉為其難代他老人家為大家來回答記者和各界朋友有可能關心的問題吧。

一、李萬熙真的會肉體永生嗎?

毫無疑問,不能。

新天地的肉體永生實現的前提是耶穌真的再臨,而他們認為李萬熙就是再臨的耶穌的靈與之同在的牧者(新天地認為耶穌是以靈的形式再臨的)。但是很顯然,這位不是再臨的耶穌(或者用新天地的標準說法「耶穌的靈與之同在的牧者」)。一個有婚外情人的人能是耶穌嗎?他不是再臨的耶穌,那麼新天地的的肉體永生也就失去了前提。不光李萬熙不會肉體永生,所謂的受印的144000名信徒也不會永生。

他如果真的能肉體永生,面對記者的提問,他應該信心滿滿、確定無疑、無比自豪地對記者說:「是的。我會肉體永生。」而事實是,他不敢回答這個問題。他的行為出賣了他的真實信心。

二、李萬熙憑什麼說自己是再臨的耶穌?

新天地認為耶穌第一次來臨成就了舊約中關於彌賽亞的所有預言,所以耶穌才是猶太人一直等待的救世主彌賽亞。而耶穌在受難之前曾經預言過自己將要再臨,新天地認為約翰所寫的啓示錄就是預言耶穌再臨的預言書。誰能夠成就耶穌關於再臨的預言,即成就啓示錄,誰就是再臨的耶穌。李萬熙宣稱自己成就了啓示錄,成就了所有關於耶穌再臨的預言,所以他就是再臨的耶穌(耶穌的靈與之同在的牧者)。

三、李萬熙真的成就了啓示錄嗎?

李萬熙所謂啓示錄成就的實狀,不過是發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韓國另一個異端邪教——帳幕聖殿中的一些事件,他把這些事件用他的「背道滅亡救恩」的理論套在了啓示錄里,說以柳再烈為首的帳幕聖殿背離了神的旨意,是背道者;以卓明煥、卓成煥等重要人士為首的主流教會是七頭十角獸的組織(根據新天地內部教導資料,「七頭」是指七個教會的重要人員:卓成煥是國宗教會的後援和現代宗教問題研究所所長,卓明煥是大林中央教會的院長,金正鬥是大都中央教會的副院長,韓亦太是江南中央教會的事務局長,金峰關是太白大城中央教會的事務局長,袁世浩是補光教會的專職講師,白洞余是小斯中央教會的總會長——作者注),滅亡了帳幕聖殿,是滅亡者(所謂「滅亡」之事,是指上述主流教會針對異端邪教帳幕聖殿所施行的改宗行動,最終帳幕聖殿被改宗成為了長老教——作者注);而李萬熙則是受到耶穌親自按手揀選的約定的牧者,去告知並聲討背道者和滅亡者,他就是救恩者。根據多方信息顯示,李萬熙將當年發生的事情有目的地加以刪改了。有些事情他隱去不提了,有些沒有的事情他卻加上了。這個所謂的啓示錄實狀,其實是他按照自己的意圖炮製出來的,可以說是三分歷史七分演義,而那三分歷史是否可靠也有待商榷。

四、李萬熙真實的信仰經歷是怎樣的?

李萬熙在新天地內部宣稱,自己最開始進入的是神所揀選的帳幕聖殿,後來帳幕聖殿背離神的旨意並被滅亡者所滅亡,他受到耶穌的親自揀選,去施行告知並拯救的工作。後來他得勝了,並於1984年3月14日創建了新天地耶穌教證據帳幕聖殿。他真實的信仰經歷到底是不是這樣呢?從多方信息可以判斷出來,並不是。據韓國和美國的學者研究,李萬熙在1967年加入柳再烈的帳幕聖殿之前,曾經加入過朴泰善的傳道館(也稱為橄欖樹教會)。而在從帳幕聖殿出來後還加入過白萬峰的再創造教會。那為什麼他在新天地內部只提他在帳幕聖殿的經歷,卻從沒說過其他的教會參與經歷呢?我個人推測,是因為李萬熙感覺對於編造「背道滅亡救恩」這個理論,帳幕聖殿的經歷是最合適的素材,其他的經歷索性刪去,以免枝蔓叢生,影響整個故事的結構完整性和緊湊性。但其他的經歷全部刪去,故事少了很多素材,豈不可惜?故事是少了很多素材,但是他把其他經歷進行吸收提煉,融進了教理之中,新天地的教理卻豐滿了很多。我們會在下一個問題中詳細解釋。

五、新天地所謂「獨一」的真理,真的是「獨一」的嗎?

並不是。

新天地的教理有幾大基石:第一是時代區分;第二是肉體永生;第三是比喻論;第四是「背道滅亡救恩」的順理;第五是啓示錄成就的實狀。

在這五大基石裡面,至少有三個都是沿襲前輩異端的。

對聖經進行時代區分,古已有之。比如亞歷山大的革利免就提出「亞當時代、挪亞時代、亞伯拉罕時代及摩西時代」的時代區分觀點,這個區分已經具備了新天地時代區分的雛形了。而現代時代論的重要人物達爾比(John Nelson Darby)和司可福(C. I. Scofield)對聖經進行的時代區分,和新天地的時代區分已經非常相似了。所以,新天地的時代區分並不是獨一的,是在前人結論的基礎上二次加工出來的。

李萬熙曾經參加過朴泰善的傳道館,而朴泰善就是肉體永生的積極鼓吹者。我們有理由推測,新天地的肉體永生教理是沿襲朴泰善而來。

李萬熙從傳道館出來後進入了柳再烈的帳幕聖殿,帳幕聖殿的特色是講解比喻。新天地的比喻論就是來自於柳再烈的帳幕聖殿。

當然,新天地教理中還有「創造與再創造的」概念,這個概念也很有可能是從白萬峰的「再創造」教會學習而來。

由此可見,所謂「獨一」的真理並不獨一。新天地把擁有獨一真理作為自己是唯一擁有救恩的教會的判斷依據,那麼既然他們的真理並不「獨一」,其教會是否真的是唯一救恩之地自然也不言自明瞭。

書不盡言。今天就先替李萬熙回答這些問題。其實關於新天地還有很多問題值得思考,後面有機會我們可以繼續探討。


*本文作者早前曾接受內地網媒〈澎湃〉的訪問,詳參:「特稿丨危险的控制:起底韩国疫情风暴眼新天地教会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322381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