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攝理教高層立刻停止愚弄攝理平信徒和社會大眾(轉載)

轉載自:雅古蟹的攝理教觀察

2007 年7月24日南韓檢方宣布對正在進行性侵刑事案件公開審判的攝理教教主鄭明析(一審)具體求刑十年徒刑,南韓法院於8月12日下午兩點(韓國時間)宣布判 決,判決有罪,判六年有期徒刑。然而,在全案進入一審結辯時,台灣攝理教會發動全台攝理教信徒一人一信的請願書,將請願書翻譯成韓文寄到韓國法院聲援鄭明 析。

攝理教高層十分的清楚審判進行的程度,並且具有在短時間處理韓文和中文之間的翻譯的能力,然而,這樣子的能力卻不用在將韓國方面審判 的進度和法庭上進行辯論的攻防焦點迅速地讓台灣底層攝理信眾知悉,反而是對會友完全隱匿起來,並且只有在要請願書時才誘導底層信眾。這樣子愚民的做法令人 作嘔。

攝理教高層塑造鄭明析是清白的形象,並且「建議」信眾在請願書裡面寫下例如是『明明是無法分辨是非的難題,卻又極端地單方面讓鄭明 析成為罪人』、『鄭明析從 1999年至今就受極端的偏見,是缺乏客觀的媒體的受害者』、『接觸過鄭明析的人就知道他的人格,唯有天知道真相,在他身上根本找不到犯罪的根據』、『不 尊重人權,怎麼分辨是非?幾乎天天騷動的媒體就像失去煞車功能一樣,讓媒體搶在法律審判之前,讓鄭明析變成全民公敵』、『現在受到最大傷害的是無辜的受到 羞辱和污名的鄭明析以及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攝理教會)的會員,沒有人聽我們的聲音,我們只能向天以及公正的法律精神訴苦。』

然而,在攝理 教高層要求攝理底層信眾寫請願書的時候,卻完全沒有告知,在法庭上攝理教會請的律師攻防的焦點早已不是「鄭明析有沒有裸身親近這些女信徒」,而是「鄭明析 這樣子裸身親近女信徒構不構成性侵害」。構成不構成性侵害或許是難解的問題,但是鄭明析裸身親近女信徒卻是事實,並非沒有犯罪的根據。鄭明析在1999年 以前在韓國檢警機關裡面已經有數次性侵和誹謗的案子,1999年時更有數百名女信徒出來揭發鄭明析的性侵犯。雖爾後大部分已超過法律追訴期限告終,但是仍 有審判因鄭明析出逃而拖至今日。攝理教會勾結檢察官洩漏受害人和反對攝理教者的個人資料,在南韓已經有數位檢察官及情治單位人員遭停職、開除、甚至是申請 律師資格遭拒,並有南韓國會議員要求深入調查司法被滲透的情形。攝理教會信徒的報復行動,已經造成多人受傷,甚至成殘。在這種情況下,媒體的關切反映出鄭 明析和攝理教高層的罪大惡極,並且反應社會公義,而不是鄭明析和攝理教高層的教唆底層信眾站出來高喊所謂的無辜。現在受到最大傷害的其實乃是被愚弄這些攝 理教底層信眾。

攝理教高層應該立刻停止這種對自己教會底層信眾的愚民政策,以及這種利用攝理信眾的善良來企圖以請願書的方式左右韓國的司法系統。這種愚弄自己教會信眾不只是不道德,更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

台灣攝理教會高層若以為自己所作所為沒有錯的話,請自行對攝理教信眾和社會大眾公佈8月12日對鄭明析的判決文全文,以昭公信。攝理教能夠將數量龐大的請願書翻譯成韓文,一定也能將鄭明析的判決文翻譯成中文。攝理教會欠這些協助寫請願書的攝理底層信眾一個清楚的解釋。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