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基督的爭議

CT Report

再臨基督的爭議

在亞洲甚至現時的美國基督教福音派中,張大衛(David Jang)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他和他的追隨者們成立了基督教學院和多個媒體平台,並且對世界福音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具有相當關鍵的影響。然而,很多人認為他帶領著一個鼓吹於相信他就是」再來基督」的群體。這些指控到底是真是假?

泰德.奧爾森(Ted Olsen)是《今日基督教》的總編輯,新聞及在線新聞。
肯.斯密斯(Ken Smith)是駐華盛頓州的獨立記者。

好消息,有買家了!

格洛列塔會議中心(Glorieta Conference Center),座落在新墨西哥州聖達菲(Santa Fe)附近,佔地近2100英畝,是美國最大且是最著名的基督徒會議中心之一。它曾經屬於美南浸信會(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的生命路基督徒資源中心(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然而在過去的25年中有24年它都為該組織帶來經濟負累。

「一直以來我們在格洛列塔(Glorieta)所做的和正在做的事沒有對應的需求群體。」生命路(LifeWay)發言人瑪蒂.金(Marty King)說到。因此,去年九月,生命路的信託人決定研究出售這個園區的計劃。計劃用一美元的名義售價把它賣給新墨西哥州的浸信會。但該浸信會卻表示重整格洛列塔的費用及其潛在的環保責任使得這項收購沒有甚麼吸引力。

然而,舊金山的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卻樂意出價。(該學校跟伊利諾伊斯的奧立佛拿撒勒大學(Olivet Nazarene University)沒有任何聯繫)。偉仁大學由韓國牧師張大衛(David Jang)建立於1992年,發展至今已有多個附屬的事工和互聯網企業。據報道後者在幫助籌募資金以便購買並啓用格洛列塔(Glorieta)園區項目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可惜張氏是一位極具爭議的人物,這對生命路(LifeWay)來講真是個壞消息。據可靠報道,這位張先生,被他的跟隨者們秘密尊崇為」再來的基督」。

在過去的五年中,張在亨(張大衛)建立的事工機構及其相關組織在美國和全球的福音事工中獲得了相當的影響力,而當中就包括世界福音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然而在同期,韓國和中國相當數量的主流基督教組織在調查了張在亨的實際情況併發現該控訴真實可信後,便相繼跟其建立的組織或附屬組織斷絕了聯繫。也有一些組織則在調查後替張氏申辯,並重新確立了跟他的關係。隨著現今張氏的企業和事工機構在美國獲得了更多的認可並在不斷地擴張,這裡的基督徒傳道人和各個事工組織也就張氏和他的附屬組織,以及他的神學觀提出類似的質疑。

「再臨基督」

張大衛(David Jang)的早年生活一直是個謎團,而就此謎團,我們雖經多方努力仍難以跟他取得聯繫。

中日韓三國的評論說張大衛(David Jang)曾參與文鮮明(Sun Myung Moon)的統一教。他們援引1989年統一教成和神學院(Moon’s Sung Hwa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學生手冊,指出張在亨是該校的神學助理教授,負責教授系統神學和統一教神學。且還找到了鮮文大學(Sun Moon University)2002年的年鑒中一段對張大衛(David Jang)為學校籌集資金的贊賞。

另一方面,張大衛(David Jang)的擁護者卻說那些評論人列出的証據是捏造的,張氏只是參與了一個有統一教成員的反共社團。

韓國基督教網站,News N Joy,在2004年曾報道過其與張氏就他在統一教就職而進行的四次對話,其中有一篇後來被張氏否認了。在採訪中,張大衛(David Jang)提到鮮文大學(Sun Moon University)歷史出版物中關於他的職務那篇描述是不準確的,但是他承認自己直到1995年都在該校任職(1998年才正式辭職)。News N Joy報道說「他(張大衛)對此的解釋是,他當時是向鮮文大學的統一教徒傳授正統神學。並且,他還宣稱自己幫過很多受迷惑的人回到真理之路上。」

無論擁護者還是反對者,雙方都同意張大衛(David Jang)與正統已有相當時日的糾結。根據他呈交給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Christian Council of Korea,CCK)的一份簡歷顯示,他分別於1990年在韓世大學(Hanshin University)取得神學碩士和1992年在檀國大學(Dankook University)取得神學博士學位。同年,1992年他被按立為韓國長老教派的牧師,1999年成為合同長老會(Hang Dong Presbytery)的議會主席。

但是根據一些張大衛(David Jang)共同體和相關機構的人表示,許多參與到此組織的成員相信,關於張大衛(David Jang)早期的重要事項並沒有包含在他的簡歷中,甚至也不會紀錄在任何文本之上。這些人相信,有指約於1992年期間,張氏一位早期的跟隨者林寶拉(譯音)(Borah Lin)告訴張大衛(David Jang),她認為弓張氏是」再臨基督」——不是耶穌基督本身,而是一個新的彌賽亞,來完成耶穌在地球上未完成的事工。根據數位前信徒所說,林寶拉成了張氏核心團隊中的一位重要屬靈人物。

相關的教學資料顯示,張大衛(David Jang)和他的追隨者們將1992年10月30日——張大衛(David Jang)的43歲生日那天定為這個組織的發起日。不僅如此,相關組織包括使徒校園事工(Apostolos Campus Ministries)和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也將1992年定作他們的創始日。

接著的幾年張氏招募的信徒和委身的宣教士非常忙碌地在亞洲各地開拓高校內的工作。1996年,第一批宣教士登陸中國,並形成了耶穌青年會的核心團隊。《基督徒郵報》(Christian Post)和《今日基督徒》(Christian Today)將它們的創始日定為2000年(《基督徒郵報》最近在其網站上將其創始日改為2004年)。在2004年,《基督日報》(Gospel Herald,前名是Gospel Post)和美國福音派長老會(EAPC)成立。《國際商業時報》(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於2006年成立。在2002年,張大衛(David Jang)就已在中國、日本和韓國的主要城市裡招聚他的擁護者,繼而也開始擴展到美國。

在2008年,偉仁大學校長威廉.瓦格納(William Wagner)在一份遞交給福音派宣教協會(Evangelical Missiological Society, EMS)的文章中稱:「偉仁大學所創辦的事工網站中,有四個網站居於美國十大基督教網站榜,其中還包括一個位列第一的網站……其中,最成功的網站是在偉仁新聞學院旗下所建立的,並已逾40多種語言……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網站在當地都已達到了頂尖水平。」在以上所提到的事工之外,瓦格納還提到了諸如:基督時代/福音網(Crossmap),萬銳科(Verecom),IB Spot,偉聯時代(Deographics),禧年事工(Jubilee Mission),BREATHcast,好消息在線(Good News Online),聖經門戶(Bible Portal)和偉仁大學」附屬事工」的世界福音派神學院協會(World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Institute Association)。

2008年5月,瓦格納在一次接受《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的採訪中稱,張氏想通過提供轉學手續將頂尖大學里的學生——特別是加州大學系統里的學生——拉入偉仁大學內以建立學生機構。瓦格納說,使徒校園事工(又稱使徒事工)目前在120個國家裡有3萬多名學生,這還不包括屬於中國的耶穌青年會那1萬多名的學生。

這些校園事工主要針對那些對查經有興趣的學生,並鼓勵他們私下上40堂」歷史課」。(瓦格納將它們稱為門徒與領袖強化課程。)前成員說,這些課程被普遍認為是源自張大衛(David Jang)的。

一個10年前曾在美國上過這40堂」歷史課」的學生說,他得悉「這些信息(教導)都太寶貴了,以致我們不可能與其他人甚至是其他基督徒分享。」前成員透露這些課程只由資深成員教授,最後關鍵課程更要由林寶拉來親自教授。

這些課程的意圖尚有爭議。雖然課程導師從未公開表明, 但一些曾在張大衛相關組織中任職的前成員告訴《今日基督教》(CT)這些課程像是為了讓新成員宣認(告白)張大衛(David Jang)是「再來基督」而設計的。

「顯然,有很多引導大家承認張大衛(David Jang)是再來基督的線索,」一位該教派在中國的前成員說道「正如一位兄弟說,只要你不是傻瓜,你就可以用邏輯和暗示推斷,但是沒有人在講經的時候直接說出他就是再來基督。按一般的情況,私下也不這麼說。這似乎是個高度的機密。」

前成員馬俐,於2002年在中國開始接受課程,完成後,她的導師認真的打量她和另一位新成員,並問:「你們理解所有內容了嗎?」馬俐說「我堅定地說『是。』然後導師單獨問我『知道張大衛牧師是誰嗎?』我毫不猶豫地說『是再來基督!』,然後導師平靜地說『 Shhh……別告訴其他人。』 」

在美國的前會員也描述了相似的經歷:「當導師問我『知不知道張大衛牧師是誰?』我很震驚不知道怎麼回答。那時,我流下了眼淚,因為我不相信我所聽到的。我太震驚了,但是腦中有一個想法掠過,我問「那他是再來的基督嗎?」我之所以這麼問,是想看看他們的反應。但是導師的反應更令我吃驚。導師說:「你現在已經作告白(宣認)了。」我決定再裝一會。但跟著他就和所有的領導說我已經告白(宣認)了。

核心信念?

所有前會員在接受《今日基督教》的採訪時,均認同在教內仍有一些人認為張大衛就是再來基督,但關於這個信念在此團體中的核心性,他們並沒有一致的看法。

一位美國的前成員說:「張大衛是再來基督或者終末論核心人物的事是從來沒有明確教導的。 如果提了,也是那些有此信念的人提出的。但是根據張大衛共同體所教導的終末論,任何一個人也很容易得出這樣的結論。」

事實上,就是這位前成員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並且還信奉了一段時間,他太相信張大衛就是再來基督了。他曾這樣相信並且表示:「並不是因為我接受這個教導,而是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腦子裡一直認為這是個不爭的事實。當然幾年後的今天我認為這種想法是不對的。雖然張大衛很多方面比其他基督教領袖和牧師更被認可,但是我發現他的破綻仍是太明顯,以致難以忽視。」

另一位從中國來到美國的前成員說,他加入這個團體近十年,從未被直接教導過張是再臨基督。他說,追溯到2003年,在好幾次場合,他甚至聽到張氏堅決否認他自己是基督:「他總是說,那些說「他是基督」的人是瘋狂的。」

根據偉仁大學的職員和張的合作夥伴交給CT的文件,張已經在2008年提出這項否認:「 我贊美耶穌基督給的恩典。因耶穌基督的恩典,我接受了耶穌做我唯一的救主。自從我得了赦罪之恩,我從未放棄過信仰耶穌基督。同樣,我從未宣講其他有別於耶穌基督的福音。此外,我從未教導過,我是基督。我清楚地承認,除了通過耶穌基督,沒有其他方式能得救,獲得自由。」

Chris Lee,一位在紐約市伊曼努爾社區教堂的牧師(美國EAPC第一流的教堂),同樣發佈了一條信息否認張氏曾聲稱自己是再臨基督。

但是向CT反映的幾位前成員說,難以置信張大衛跟「再臨基督」的告白沒有關係。其中一個說自2002 或2003年以來的幾年,傳統的做法是誰只要做」告白」就寫出來,然後發給張。
一位來自中國的前領袖說,只有最資深和可信的領袖被允許教導終末論的課程,但張特別否認曾教導過此課程。

「在一場激烈的辯論中,張大衛牧師站起來說他從未教導過他是’再來的主’。問題是,學生們不知道他是否曾經這樣教導過。但在共同體內這個教導曾被長期宣講是個事實,甚至是加入這個團體的一個條件。」

來自上海的前成員表示,在不到十年前,張氏在講道中間接鼓勵這種教導,他聲稱他與耶穌的關係,跟施洗約翰和以利亞之間的關係是一樣的,就是他將完成耶穌沒有做完的工作。

不過,在《今日基督教》(CT)所採訪的前成員中,沒有一位曾聽到張大衛宣稱自己是再臨基督的。《今日基督教》同時也通過網絡收集了近20名自稱是張大衛組織前成員的自述(當然, 因為未能證實他們的真實性,這些在網絡收集到的報告並沒有包含在本報告中),他們也都說張大衛沒有宣稱過自己是再臨基督。

歷史的道

儘管張大衛共同體已盡力保密他們的」道」,但是其成員在訓練期所記的兩份筆記的部分內容已被公開。

山谷真(Makoto Yamaya)是救世軍(Salvation Army)駐東京的一名職員。自2006年起,他就開始在他的博客上對張大衛教派的真實教導進行批判。他告訴《今日基督教》,他寫這類博客不久之後,就接到了一對夫婦的電話,稱他們的兒子宗則北村(Munenori Kitamura)失蹤了。他們曾嘗試使他們的兒子與張大衛的福音派長老會(EAPC)以及其所任職的張大衛的公司斷絕關係,但宗則北村卻公然離開了父母為他租的公寓,並欠下好幾個月的房租。北村在其公寓里留下了有關張大衛福音派長老會的資料和好幾頁」查經筆記」。

偉仁大學提供給《今日基督教》(CT)的資料顯示,北村似乎承認這些筆記就是他自己的,但是他解釋道:「當我聽道時,我習慣將異端教義記錄下來,並將其與主流教義進行對比,這對於我來說可以更好地認識到異端的錯謬之處。」

與此同時,馬俐已將她在中國耶穌青年會課堂裡的筆記交給了中國的一個異端調查組織。這兩份出自不同人之手的筆記出奇的相似。部分美國和中國的前成員也都分別證實了這些筆記正是張大衛旗下組織所教導的。但是,一位稱自己只熟悉那些日文筆記的前成員說,這筆記「並不能真實地反映大多數成員所信仰的」,它只能反映部分會員所信仰的。

這些筆記和前成員敍述的基本內容,皆與文鮮明所主張的教導非常相近,那就是——耶穌在地上的工作未做完,需要另一位」基督」來完成。但以理書第十二章記載了一個令人難解的預言,提到1260天(「一載、二載、半載」),」接著又變成了1290天,最後又變成了1335天。」筆記上寫著,1260天完結耶穌出生,至耶穌在30歲公開的開始傳道時,剛好是1290天(1260 + 30 = 1290)。在耶穌歷經三年的公開傳道又將1290天變為了1293天(譯按:按他們說是踏入預言第三階段的首三年),但是因為被釘十字架縮短了他的事奉時間,耶穌沒法完成預言所說的1335天。那麼還剩下42″天」,據稱這42天象徵著42年。多方面的資料顯示,這42年的空白將由張大衛來填補,即他在建立自己共同體機構前的42年。

這些課程還包括」三代以色列」的教導。第一代指以色列這個國度/民族,第二代是指由基督徒組成的,第三代將是在張大衛發起的運動中產生的。啓示錄第7章中的十四萬四千人就是第三代以色列,據說那個救贖他們眾人的羔羊」就是再來基督,而不是耶穌」。

另一個與張氏跟隨者心中這個「第三代以色列」緊密相連的教導,就是由耶穌宣講的「比喻的福音」和張大衛傳授的「永遠的福音」之間的差異。有一個」道」是這樣說的:「耶穌用比喻給人們傳道(不是人人都能明白),但是在這新時代,將有人明明地將耶穌的比喻講明,即是」永遠的福音」而能解釋耶穌比喻的,帶來 「永遠的福音」的人就是再來的基督。」

美國的前成員說林也做過類似的教導。當中提到「上帝的王國不就是耶穌的身體嗎?所以如果有人創立這樣的身體,如果他們開始啟動它,這不就能說明這就是第二次再來了嗎?這不就意味著能使之運作的人就是再來的基督嗎?」

爭議與後果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接受這些教導,張大衛對公司、神學院和媒體的影響越來越大,外界對他的批評和質疑也接踵而至。中文和日文互聯網上的論壇都發出警告說耶穌青年會正在教導張大衛是再來基督,並隔離跟隨者與家人,要求他們捐助大量金錢,鼓勵他們撒謊,要求他們對共同體內部情況嚴格保守秘密。類似報道同樣出現在一些英文網站上。

這些報道引發了亞洲地區針對張大衛共同體內部真實信仰的一系列獨立調查。2008年,由華人福音派優秀神學家組成的「獨立調查團」(Independent Enquiry Committee)在香港正式成立,他們一致表達了事態的嚴重性以及他們對該團體擔憂。他們說「無法排除耶穌青年會宣講與統一教一樣的教義的高度可能性,包括:(1)耶穌第一次來到是失敗的(2)他們的牧師(張在亨)是『再來基督』」這個結論由13位亞洲知名神學家和教會領袖共同簽發,其中包括中國神學研究院的余達心院長和OMF的麥裕沛博士。」

(偉仁大學(Olivet)和《基督徒郵報》(Christian Post)在寄給《今日基督教》的回覆文件中否定了香港的報告,認為當中含有」重複且沒有根據的論調」並且也不能証實這些講義和講義的提供者確實是來自耶穌青年會的。而與此同時,余達心院長和麥裕沛博士也向《今日基督教》表示,」獨立調查團」的報告發出後至今,他們對張大衛及其團契一系列活動的擔憂是有增無減。)

緊接著香港發出的調查報告,北京海淀堂(北京最大的教堂之一)發表了一份與耶穌青年會(Young Disciples of Jesus)斷絕往來的聲明,並革除了耶青成員在教堂中擔任的領導職位,也禁止他們加入教會或受浸。同樣的,韓國兩個最大的教派聯會(都是長老宗)發起聯合調查,並且在2009年9月大韓耶穌教長老會統合(PCK-TongHap)和大韓耶穌教長老會合神(PCK-HapShin)也都投票決定與張大衛領導的共同體劃清界限。

作為世界福音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的成員之一,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CCK)卻有其不同的見解。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CCK)代表說,該組織自2004年起已從四個方面」調查」張大衛,「每次調查都得出他是無辜且無罪的結論。」

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的異端調查委員會委員蔡牧師(Sam Kyung Chae)卻對上述調查結果提出異議。2008年,他和委員會的其他兩人撰文,對委員會認定的」無法找到任何證據懷疑張大衛自1997年開始與統一教有關」的聲明提出質疑。這三位委員在文中表示 :「首先,他在1997年之前參與了統一教。其次,這並不表示張大衛就沒有異端信仰。因此,不能就此斷定張大衛沒有涉及問題教義。」

在接受《今日基督教》的採訪時,蔡牧師提到在2010年12月,異端調查委員會聲明:「關於尊敬的張先生與再來基督的猜測是毫無證據的。尊敬的張先生與異端毫無關係。」偉仁大學在給《今日基督教》的文件中附上了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的信,說執行委員會接受了此聲明。但是蔡牧師說」聯合會執行委員會」否認曾出過此項聲明。

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CCK)的報告和隨之而來的爭執(部份是因張氏而起,也有其它的原因導致),使組織內部的結構開始分裂。20多個教派分離出來並成立了韓國教會共融會(Communion of Churches in Korea ),並計劃開展對張大衛及其影響力和理論的全新調查。

暫停此教導

不管調查結果如何,但是由此造成的公眾關注亦給張大衛共同體帶來了影響。前成員告訴《今日基督教》,張大衛已經指示停止傳播引起巨大爭議的終末論,停止將他本人暗示為」再來基督」。

「曾幾何時,共同體的堅信肢體要想被接納或擔任教內要職,幾乎都必須承認張大衛是’再來基督’。」來自中國的資深前成員對《今日基督教》說,「但現在這種課程已經停止了。據我所知,他們確實停止了這類教導。但是不排除這種思想在地下傳播。在共同體中這幾乎是約定俗成的事——想走進核心層你就不得不認識這個。」

根據這位前成員所說,張大衛曾經表示作為一位領袖,他自己應該為教導的錯誤負責,但是他又說自己是無辜的,並把責任推給身邊的一兩位追隨者,說他們錯將他形容為再來基督。另一位成員表示,張大衛在接受亞洲區的調查期間已經免去林寶拉(Borah Lin)的職務。她的丈夫Andrew Lin是偉仁大學的董事會主席。(夫妻二人多次拒絕接受採訪。但是根據一位律師的說法,Andrew否認曾稱張大衛為」再來基督」。瓦格納說林寶拉亦否認如此稱呼過張大衛)。林在組織中的地位仍極為重要,甚至僅次於張大衛。偉仁大學的一個學生在2012年4月的一封電郵中曾經稱林寶拉為」牧師」,並說她在偉仁大學近期的活動中公開發言。

有數位前信徒相信不少張大衛的核心跟隨者可能從來沒有改變張在亨是」再來基督」的觀點。一個來自中國的前成員說,目前就他知道的,就至少有一位共同體的現成員堅稱他們早期的教導是沒有任何錯誤的。美國的一位前成員估計在這場運動(共同體)中約有10%至20%的成員相信張大衛是再來的基督。然而,美國另一位前成員認為這個比例應該更高,他說:「至少這個比例在核心圈內高於20%。其實很難說實際上有多少人信這個,但他們全部都在課堂上接受過將他跟基督對比,或他在完成基督的使命這一類教導。」

這種信念和教導可能因地域而異,一位於2000年代中期離開的信徒,數年後表示「當我們仍在上海的群體時,我們全都相信他是再來的基督,當我們簽署了那張肢體卡後,所有的成員都會直接說我們的牧師(張大衛)是『再來的基督』。」

拯救者

在2005年,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CCK)對張進行4次調查中的第二次,當時他們(CCK)尚未成為世界福音派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 WEA)的成員。(當時WEA的國際夥伴是KEF韓國福音派團契)但就在這時,WEA將他們的注意力從認清及培養張大衛成為她的合作夥伴,轉移關注解決其自身面臨的財政和經濟問題。

世界福音派聯盟總幹事傑夫.圖尼克利夫的回應

世界福音派聯盟總幹事與秘書長傑夫.圖尼克利夫(Geoff Tunnicliffe)堅持要求CT的記者們書面提交關於本報導的提問。 CT照做以後,他就發出了以下回應:「你們提問的核心都是指向『張大衛共同體』。其它所有的問題似乎都以這認知為基礎。我們明確否定這個假設,韓國最高法院已證實類似的聲明是失實和惡意誹謗的。因此,我們會轉介你給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我們在韓國的成員機構,他們已就這問題排解了好幾次。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代表著南韓的71個宗派,擁有80%的基督新教信徒。」

CT沒有找到其所指最高法院的相關裁決,但在下級法院找到了「荒野之聲時報」(Deulsori Times)因評論張的報導涉及誹謗之案件的裁決,時報在報導中指出「今日基督徒」(Christian Today)是與張大衛有關連的,而「今日基督徒」作出否認,因此法院判罰相當於782美元的賠償給「今日基督徒」,但「荒野之聲時報」及其他被告均認為這個只屬於技術性層面的判決。

自1950年代初以來,WEA均以自己作為全球六億基督徒的喉舌自居。但因赤字經年,就算關閉一些辦事處及緊縮開支仍未能止血。WEA領袖們遂計劃改變機構重點,減少關注建立及維持伙伴關係,而漸聚焦於為普世福音派發聲。

2002年至2005年WEA的幹事- 加里.埃德蒙茲(Gary Edmonds),支持機構轉變,但他表示這不是他從神所得的的恩賜或感動。在他的任期結束前幾個月,《基督郵報》(Christian Post)的代表曾聯繫過他,表示願意幫助WEA的推廣和宣傳工作。埃德蒙茲的繼任者,乃曾鼓吹用公共政策以提升加拿大福音團契(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Canada)曝光率的傑夫.圖尼克利夫(Geoff Tunnicliffe),在成為WEA的總幹事後,接受《基督郵報》提供的幫助。

在2005年傑夫.圖尼克利夫開始任職的五個月後,WEA在舊金山張大衛創建的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內開設了信息技術中心(Information Technology Center)。多個消息來源稱,由張大衛和他的追隨者創辦的組織開始對WEA提供財政上的支持。2007年4月,張大衛進入WEA的北美評議會。

兩個月後,偉仁大學邀請傑夫.圖尼克利夫在偉仁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演講,授予他名譽博士學位。在接下來的四年中,《基督郵報》的記者也開始成為WEA的新聞秘書,另外還有偉仁大學的畢業生成為WEA的通訊主任。Deographics的前執行長也被 WEA 任命為其IT委員會執行主任。

一位曾在《基督郵報》(CP)和禧年事工(Jubilee Mission)工作過的偉仁大學畢業生被聘為WEA的員工主管。WEA的網站遷移到與CP,偉仁大學,耶穌青年會以及其他與張大衛相關事工網站相同的侍服器上。此後不久,WEA開始與張大衛的公司共同使用辦公空間。與張大衛相關的約20個機構或組織被接納成為WEA的成員機構(環球合作夥伴的第三位和附屬會員的第六位)。然而,這些人中沒有一位接受過我們(CT)的採訪,也沒有人批判張大衛或認為WEA本身有何不當,引發這樣關注的,純粹是WEA與張氏及其組織過度密切而賦予其合法性。

尋求影響力與合法性

當《基督郵報》(CP)在2005 年開始與WEA 接觸的同時,《基督日報》(Gospel Herald) 的執行長邀請王永信牧師擔任該報香港區的榮譽主席。王永信牧師當時是美國大使命中心的總幹事,也是洛桑運動前國際主席,王牧師說,他被《基督日報》執行長對福音的熱情和動力所感動,並同意《基督日報》使用他的名字。不久,王牧師開始接到來自亞洲朋友的警告。經過一番調查後,他辭掉《基督日報》的職份,並要求他的名字從其網站中刪除。在2008年,他發表了一份聲明,說明他這段時間跟這個群體一起的經歷,並總結道:「我擔憂這個團體的欺騙性本質,而實際上,許多福音派領袖至今仍未對這真實景況產生警覺。」

王牧師告訴《今日基督教》(CT)他試圖警告在美國和亞洲的基督教領袖有關張大衛和他組織的真實狀況,但他很驚訝,還是有許多領袖繼續借出他們的名字給張大衛組織,尤其是那些在南美浸信會任職的領袖們。

他說:「他們(張大衛共同體)總是試圖邀請福音派領袖成為他們的事工顧問或名譽領袖。」

偉仁大學回應的文件中說」王永信牧師是在全球華人教會中備受尊敬的牧者」,但又斷言:「他已被日本山谷真少校博客中的那些片面的材料誤導。」該文件還表示,「王牧師跟《基督日報》劃清界線是因為雙方就中國官方三自教會的不同立場所影響,而不是因為張大衛牧師本身的爭議。」

王牧師認為美南浸信會在為張大衛組織的顧問團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基督郵報》(CP) 在自己的網站上自稱「全國最權威的基督教新聞網站」,並列出曾在2008年競選美南浸信會主席的瓦格納(Wagner), 偉仁大學的校長, 是他們的主席,美南浸信會倫理及宗教自由委員會的主席理查德.蘭特(Richard Land),是他們媒體的執行編輯。

蘭特拒絕就他自己與該組織的關係作出回答,只是一如既往地將問題轉交給《基督郵報》(CP)的執行長威爾.安德森(Will Anderson)和偉仁大學的瓦格納(Wagner),但他向浸信會出版社描述他受雇於該組織的工作為:「我每月最少為他們寫一篇專欄,針對當前的道德問題,並且我應邀成為他們作家和編輯人員的諮詢顧問。」The Tennessean (田納西的報紙) 報導蘭特的工作是受薪的。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阿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被列為《基督郵報》(CP)的資深編輯顧問,同時列名的還有馬克·克里奇(Mark Creech);佈道家威爾.格雷厄姆(Will Graham); 喬爾斯.亨特牧師(Joel C. Hunter),哈利.R.傑克遜(Harry R. Jackson Jr.),塞繆爾.羅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WEA 的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 詹姆斯.狄瑞普(James Drape)在2005 年擔任生命路基督徒資源中心的總幹事期間也是CP的顧問。在2006年時,湯姆.萊納(Thom Rainer)履任生命路基督徒資源中心的總幹事,他就順道取代了狄瑞普成為CP 的顧問。(以上提到的幾位已經不在顧問名單中,美南浸信會主席丹尼爾.阿金(Daniel Akin)告訴本刊他已經在今年七月辭掉顧問的職務)

其他與張有聯繫的機構同樣地與知名的領袖及群組拉上關係,不單與張在機構間、中央領導層或其影響上的緊密結連,更正以這種關係在外界保持隱晦(撇開共用偉仁及與張的關係),甚至連前成員有時也感到內部亦有這種情況。

在2008年5月《今日基督教》(CT)與瓦格納(Wagner)和肯尼斯.陳(Kenneth Chan)(畢業於偉仁大學(OU),《基督郵報》(CT)的執行編輯)的採訪中,他們兩位對CP 和OU這兩個組織 之間有否特別關係的意見分歧。陳說 「所有機構是完全獨立的,他們是完全自立。」瓦格納回應說 :「從技術層面來說這或許是真的(是有關係的),但偉仁是經常建立新事工的,我們的學生建立了許多事工和企業。」並指出學校也經營著幾家公司,當中包括萬銳科(Verecom)這家獨立的商業機構。 「我們在10個不同的時區都設有辦公室,」他說: 「我們正在做本田(Honda)和惠普(HP) 的工作項目,之後這些事工會將收入回饋到偉仁大學。」

《今日基督教》問瓦格納:「那甚麼使這些事工聯合起來?」

「一個是上帝。」他回答:「但是,另一個是屬靈領袖,是他將這些事工緊密的聯合在一起,他給偉仁大學異象。」後來瓦格納補充說」熱心」也是個重要的因素。

瓦格納在2012年8月接受採訪時,表示偉仁宣教運動(即:共同體)的成員只如一般福音運動一般地尊敬他們的屬靈領袖﹣張大衛牧師。 「我們視張博士為非常優秀的領導,不是再臨的基督。」他說 :「我與他共事了8年左右,我堅信他們沒有說謊,我也堅信我們的基督論是堅實的。」

瓦格納稱,張大衛不為學校作決策,並否認關於教學方面的傳言。瓦格納說,張大衛曾跟他說:「你覺得我似再臨的基督嗎?」隨後,張大衛又說:「我只是個罪人罷了!」即使是與香港調查團的成員會面後,瓦格納的觀點也毫不改變。他說,他絲毫也沒有懷疑張大衛教義上的正統性。瓦格納說:「如果我懷疑他,那麼,我就不會在這兒了。」瓦格納還說,如果張大衛真的曾宣稱自己是再臨的基督,那麼,「他就真的錯誤地將整間學校變成一群極端的福音派。」

唐.天達(Don Tinder)是其中的一位福音派人士,他曾是《今日基督教》(CT)的副編輯和天道神學院阿姆斯特丹分院的院長(Tyndale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Amsterdam)。他目前是偉仁大學神學院(Olivet Theological College and Seminary)的院長。 天達說:「我與張大衛共事多年,我沒有發現任何跡象張大衛是異端。」他還聲稱自己並沒有發現主流福音派的教導和使徒事工(Apostolos Missions)所教導的有任何不同。 天達說:「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們另有一套教導有別於主流福音派的教導。」

本文所採訪到的所有人士中,沒有一位宣稱最近幾年偉仁大學教授的」歷史課」、使徒事工和耶穌青年會涉嫌鼓勵學員相信張大衛就是」再來基督」。

即將出爐:一個美國審查團

格洛列塔社區(Glorieta community)也一直在關注著張大衛事件。這個夏天,偉仁大學與生命路(LifeWay)達成了協議,準備租用其校園的一塊空置部分。當格洛列塔市的市民聽說當地可能將迎來一所基督教大學時,先是感到很興奮,但對偉仁大學的調查卻引起了不少的疑慮。在近期一次當地居民和生命路的會議中,一位居民舉起她的手提問:「那個張大衛是誰?他宣稱自己是再來基督嗎?」

生命路發言人馬蒂.金(Marty King)說,生命路和偉仁大學的協商基本條件是要通過由全國福音派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 NAE)就雙方神學思想是否相同進行的審議。全國福音派協會說這審議團成員名單是保密的。格洛列塔社區和偉仁大學對這次審議均表示非常歡迎。瓦格納說:「我們希望通過此次生命路的審議來證明我們福音派的神學立場。我不認為我方會出現任何問題。」

泰德.奧爾森(Ted Olsen)是《今日基督教》的總編輯,新聞及在線新聞。
肯.斯密斯(Ken Smith)是駐華盛頓州的獨立記者。

 關於我們資料的來源
因為《今日基督教》(CT)致力於其報告的透明度和可驗證性,我們盡少使用匿名的消息來源,但為免讓置見證人於危險中,我們在萬不得已的情況會以匿名方式處理。就這個報道,我們發現有證據顯示當見證人講述他們的經歷給CT 時,他們可能遭到報復。
這些消息來源,均來自於美國和中國,都能提供證據表明他們過去曾參與過部分張大衛的組織,事工,或者企業,還有一些擔任過高層職位。他們各自提供了類似的,卻能相互證實和解釋的證據,包括該教派的終末論、歷史、組織結構、行為和人事資料。若有差異,我們已注明於此報告中。若是匿名的來源,大多數是屬於首次談論到他們的經歷,並未曾在亞洲早期的調查中作供的。 

 Comments from translators 譯註
本文的翻譯由神同在網基督徒百科主內翻譯事工負責聯繫組織,參與本文中文翻譯的有 Michael 弟兄, Linda 姊妹,Jian G.Goodall 弟兄,Isabel.Witz 姊妹,Dalessandro 弟兄,Kevin 弟兄,Daniel 弟兄等(排名不分先後)。由新興宗教關注小組(CGNER)審校。 文章未經作者審閱,僅供參考,如有任何爭議事項,以原文描述為主。
Copyright Information版權信息
This article first published in Christianity Today. Used by permission. Copyright Christianity Today International. The authors are: Ted Olsen and Ken Smith. Original English article link: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september/david-jang-second-coming-christ.html.
本文由《今日基督教》發表。蒙准許使用。版權属于《今日基督教國際》,作者:泰德.奥爾森(Ted Olsen)和肯.史密斯(Ken Smith),英文原文網址: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september/david-jang-second-coming-christ.html
Translation Permission 翻譯許可
The translation and online publish permission is granted by CTI given the above copyright announcement.
本站已經獲得CTI將文章翻譯成中文和在互聯網上發佈的許可,詳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2134fd01019t11.html 文章發佈源:http://godwithus.cn/wiki/David_Jang_Second_Coming_Christ/zh-HK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