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理宗轄下的一所神學院,是怎麽樣轉變成(統一教的)鮮文大學的呢?

Hidden Hand

在20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頒佈一項新政策;該政策只容許各宗派各自保留一所神學院,在這政策下,其餘未能註冊的神學院都必須關閉。

基於這個原因,韓國耶穌基督教循道衛理教會(Korean Jesus Methodist Church)(基督教衛理公會)特别設立了一個土地和信託基金,以協助轄下的 “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能夠成功註冊來滿足該政策。

期限將近,基督教衛理公會仍未能籌集足夠的資金來進行校舍建築。按這情況,他們一旦放棄這計劃,信託基金內的金錢(1.2億韓元)將會撥交政府。

在這個緊要關頭,莫民循道衛理會( Mok-Min Methodist Church )的崔比克牧師(譯音)引介BORIM實業有限公司總裁徐金碩(譯音)先生,徐金碩向基督教衛理公會提出,他將支付所有的建築成本。

基督教衛理公會接受了這個建議,並讓BORIM實業的總裁張大衛(David Jang)來啟動 “Sun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的建築工程。

後來,徐金碩先生干預該工程的施工,並威脅基督教衛理公會要向他支付所有的建築費用,否則他會控告他們。

基督教衛理公會沒有足夠的金錢支付給徐金碩先生,於是,徐金碩先生向他們提出另一項建議;如果基督教衛理公會願意將“Sun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的土地和法人地位出售給他,他將支付2.4億韓元給該教會。

政府按期限於1985年1月12日取消了 “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 的註冊。因此,基督教衛理公會接受了這個建議,1985年6月4日將“Sun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 的董事局主席之位移交給徐金碩,該教會於1985年7月20日將土地也交給徐金碩,以換來徐金碩2.4億韓元的回報。

1986年3月基督教衛理公會從報章廣告中得悉“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 開幕的消息,感到十分震驚。教會隨即向政府發函查詢。政府回答說該校確於1985年1月12日取消註冊了,然而於1985年2月25日政府收到一份連同建築物完成報告的重新註冊申請。因此,政府在檢查過建築物後於1985年12月27日通過該神學院的註冊申請。
事實上,基督教衛理公會並沒有向政府申請過。該教會後來發現崔比克牧師失蹤了,而徐金碩先生則出任 “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的校長,張大衛成為該校的行政人員。1988年基督教衛理公會再發現“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的會議紀錄竟被偷去。

就是這樣, “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 成為統一教的一員了。後來,該學院跟統一教的神學院合併升格成為“Sung Hwa University”(成和大學),(即現時韓國的「鮮文大學」)。張大衛(David Jang)成為聖化(後改作:成和)∕  鮮文大學的教授,負責「統一神學」的課程,即(統一原理)的系統神學課程。(譯註:統一教為文鮮明創立之基督教異端)

1989年在12月18日,基督教衛理公會發出一封道歉信給韓國的基督教領袖,解釋 “Sung Hwa Seminary”(聖化神學校)如何被統一教弄到手。

在這封道歉信裡,基督教衛理公會述明了這悲劇的成因,明確地指出是這位張大衛(David Jang)——統一教核心領袖——伙同崔比克牧師和徐金碩先生陰謀取得這所原屬循理宗的神學院。

————————————————– ———————-

這封道歉信是由基督教衛理公會樸吳松主教(譯音)和前主席欣欣莫克(譯音)於1989年12月18日發出的,並曾於韓國教會界廣泛流傳。

可惜,到了今天這封信都被遺忘了。

D.W

*來源的資料文件已提交東京地區法院作為呈堂證據。

 參考資料:對韓國教會的公開道歉信

原文載於:http://davidianwatcher.blogspot.jp/2012/04/how-methodist-seminary-was-converted-to.html

本文為翻譯稿(未經作者審閱,謹供參考),如有任何爭議事項,以原文描述為主。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