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vidian Watcher 最新文章「對韓國教會的公開道歉信」

對韓國教會的公開道歉信
文章來源:http://davidianwatcher.blogspot.com/2008/01/public-apology-to-korean-churches.html
本文為翻譯稿(未經作者審閱,謹供參考),如有任何爭議事項,以原文描述為主。
原文發表日:01.05.2008

下列文件是韓國衛理公會(Korean Methodist Church)在1989年發出的公開道歉信,指出在韓國衛理公會(Korean
Methodist Church)將轄下的「Methodist Seminary」(暫無中譯)出賣給統一教事件中,張大衛David Jang
Jae-Hyung 是當中的「共謀者」 。

這椿陰謀事件導致,統一教會在韓國有其高等學府運作,即現在的「鮮文大學」。

它是一份藉由韓國衛理公會(Korean Methodist Church)公開陳述;張大衛David Jang Jae-Hyung 是統一教高級成員的重要證據。

期盼「香港教會界獨立調查委員會」能仔細地研究這份文件,分辨出張大衛David Jang Jae-Hyung在統一教會裡擔當的角色。

張大衛David Jang Jae-Hyung ,作為ACM、
EAPC、Christianpost和其它組織(譯者註:這些組織統稱「共同體」)的創建者,現在被質疑是一個當代異端的首腦,向他的年輕追隨者灌輸他是「再來的基督」。

-D.W.

致韓國教會的公開道歉信

– 澄清由統一教建立成和神學院上升的問題並且解釋我們教派的立場

願上帝祝福韓國教會和一千萬的韓國基督徒!

我們的教派(韓國衛理公會教會)和毫無用處的我(ShinMoon Shin牧師)對在韓國建立神學院的法律的無知。我們的缺乏和損失都是因為文鮮明(統一教)對衛理公會聖化神學院的改變成統一教的神學院。現在稱之為“成和大學”。文鮮明非常狡猾和詭計多端的接手我們的學校進入程序當中到最後變成他們的神學院,其後從我們原先的學院變成了大學。我們的教會以及我自己對這樣的方式結果感到深深的抱歉。我們在韓國教會面前懺悔過,現依照我們的良心要透過公開的道歉信使一切都能清晰並暴露所有真實發生過的事。

如上面所提到的問題,我將在道歉信裏從幾段來揭開這個真相。然而,統一教是透過不義的方式從政府那得到允許去建立統一教成和神學院的。我們需要讓韓國教會以及宗派領袖們認識到文鮮明在我們教派裏有著更多邪惡的陰謀和詭計並且都真實的發生了。但願其他的基督徒再也不要受到從他們巨大的傷害,我將很樂意在這封信中揭露這個事實。

1. 學校建立過程以及背景

1) 第五屆民主韓國的開展帶來了一個新的政策,就是推翻了所有神學院不需要政府批准的政策。這引起了韓國每一個教派都只能申請唯一神學院的批准。我們的教派被要求為聖化神學院向政府申請批准,但我們得到的是沒有學位的暫時許可。

2) 在1982年4月30日,教育部門給予我們有效期到同年9月30日為止的臨時許可證.截止到到期日期,我們不得不完成由教育部門要求的學校設施。然後我們才能正式地得到開始神學院的許可證。只有在獲得許可證後,我們才能登廣告招生。然而,我們需要有一億兩千萬韓元作為申請才能啟用。

學院基金會的行政總監,Yunhwan Park牧師他個人沒有經濟能力去提供這筆款額。因此,他就向他所在的教會的成員們那借到一億兩千萬韓元,並把它存入到銀行的帳戶裏。為了獲得臨時許可證,銀行存款餘額證明和必要的資料被遞交到了教育部門。

3) 在那以後,為了建立神學院,我們的教派積極努力地在籌款。很遺憾的是,美國衛理公會董事會那時未能幫助我們。

4) 建立學院設施的初期階段的必要資金大概是20億,但是籌款進行不是很順利。由於缺少資金,延長設施到期日期的申請書被遞交上去了。最後,延長期為1983年的9月30日了。

5) 行政總監Yunhwan Park牧師辭職了,一個很有商業頭腦的執事KwangSik Min先生打算從日本借錢去建立神學院和醫院,用醫院的經營收入來支持神學院。但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他也辭職了。因此,教派遞交了第二封再次延期的申請書。新的截止日期為1984年9月30日。

2. 與JinSuk Seo先生的關係(目前統一教成和大學的總監)

1) JinSuk Seo先生是Jinbak Choi牧師在1984年4月引薦的。

2) 在1982年5月18日Jinbak Choi牧師成為我們教派的一分子。他由DongHoon Han牧師任命的,1979年12月畢業於Wesleyan神學院。

3) 當他成為我們教派的一分子時,他是位於118-5 HaengDangDong SungDong-Ku的一個教會的牧師,並建立由他擔任行政總監的韓國早期的主日學部門,他非常活躍地致力於這部門。這就得到了我們教派部長間的信任。

4) 當建立神學院正在困難中時(兩次延期後), Jinbak Choi牧師盡心幫助蓋建學院的教學樓。

5) 後來,Jinbak Choi牧師介紹了Jinsuk Seo先生到我們的教派。Jinsuk Seo先生是Borim 有限公司的執行長,漢城地方法院的仲裁人和同業公會的考官。他展示了在志願事業方面有豐富的資金和興趣。

6) Seo先生出生於忠清( ChungCheong )省。由於他對建立大學的貢獻,他被要求在他晚年由他自己來運行未來的大學除了由教派經營的神學院部門。教派建議催促教學樓的蓋建並隨後討論內部事件。

7) 在那以後,Seo先生介紹了兩位大學教授,ChanBal Park和KeeOk Lee,要求他們成為董事會的成員。教派毫無疑問在1984年4月28日使他們成為董事會員。

8) 我們通過組織收集了Jinsuk Seo的身份證,但是沒有找出任何疑點。這導致我們相信他是位好的基督徒生意人。

9) JinBak Choi先生和他的代理人 JaeHyung Jang( 張大衛/張在亨)催促建立學校設施的建立。

10) 這之後,Seo先生要求所有的董事成員辭去行政委員會職務,除了建立神學院的Shin牧師。當然,這個想法很堅決的被拒絕了。

11) Seo先生繼續建議,如果所有成員辭職的話,他會付所有設施的費用。而我們教派繼續拒絕這個想法, Seo先生延遲了建設項目既而延長了日期。這無非對我們所有的人來說是個心理壓力。當我們意識到第三次延期不是來自教育部門的選擇權,建立神學院是不可能了,這樣的挫折感充滿著我們。

12) 沒有任何通知,Seo先生和JaeHyung Jang( 張大衛/張在亨)先生在1984年12月上旬先於開始操作和公共事業。在學校那邊有個人叫我們去通知建設項目在進行中,我們就開始留意他們的行動了。後來他們一個委託合同,根據他們的條款去實施建設專案。

13) 根據來自Jinbak Choi先生的信,有13個墳墓,沒有安裝好的炮彈和石樓,這阻止他們構建的進一步實施,即使他們繼續做公開工作,其中包括660平方米的臨時組合屋建設。

14) 那時他們申請了臨時預建的設施許可證。來自教育部門的檢查員在1985年1月12日檢查設施,由於臨時許可證的丟失被拒絕了。

3. 許可證持有者從韓國衛理公會到統一教會的過渡

1) 取消允許證的通知讓我們漸漸地對建立神學院的想法變得絕望。因為缺乏知識,我們陷入深深的絕望和氣餒,因為我們最後擁有臨時許可證的希望也被取消。從1982年4月30日獲得臨時許可證到1985年4月30日取消臨時許可證,建立神學院是我們教派最高的關注了。因此,我們把所有的經歷投在這上面。可是,這個結果就像追逐美麗的彩虹一樣,使我們非常羞愧。

2) 我們決定靜靜地清算學校的基金,但是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為財產和資產應該通過教育部門被退回到相關的組織機構。學校土地的存在,而且來自教會成員的帳戶餘額1.2億韓元在銀行帳戶裏。Seo先生已經投入了很多工作在公共事業上和臨時組合屋的建設上。我們沒有能力償還這些。

3) 最重要的是,Seo先生威脅我們償還他所付出的這些,此外,他已經上訴到法院。

4) JinSuk Seo先生透過Jinbak Choi先生通知我們他將以價值兩億四千萬韓元的土地所有權去兌換學院的主要領導人的位置。

5) 我們教派的執行委員會和神學院的行政委員會得出結論我們沒有經濟實力去建立神學院並且那時一切看起來都沒有可能性。這些導致我們把這個位置給了那位看起來是一個非常好的生意人Jinsuk Seo先生。因為許可正被取消,我們所有的人都認為學院的基金沒有用了。在1985年6月4日,以兩億四千萬韓元作為交換,把主要領導位置給了Jinsuk Seo先生,然後在1985年7月20日去償還校地費用。Shin 牧師辭掉了主要領導人位置,而Seo代替了這個位置。

4. 統一教的計畫和教育部門的陰謀

1) 學校基金會從教派轉移到統一教的過程中,那個介紹Jinsuk Seo先生的Jinbak Choi先生突然間消失了。由於Choi先生和獲得這個許可證有直接的關係,所以我們試圖聯繫他,但是沒有成功,因為他搬了十幾次家。這被認為是逃離這個局面。

2) Jinsuk先生作為一位代理人, JaeHyung Jang( 張大衛/張在亨)先生做了所有實際的工作。他是統一教的主要成員,從1982年3月到1984年12月他作為總秘書帶領“國際基督徒學生聯合會” (統一教掛名組織)。後來從1987年3月到1987年5月他變為成和大學的總秘書。毫無疑問他被捲進統一教會領導地位的角色,因為他繼續作為由統一教運作的成和大學的學生事務處主任

3) 當我們首次發現統一教會的成和神學院正為他們學校做廣告時,我們教派給教育部門的領導人寄了封抗議書。

4) 在1986年9月8日教育部門回了一封信,信上說在1985年1月12日他們退回了許可證的申請書。在1985年2月25日抗議書再次被遞交上,在1985年5月3日他們發出了一個我們從沒有收到過的通知給我們:

於1986年3月1日前,設備應該被完成。於1985年10月30日前,提交建設學校的申請應該被遞交。

統一教的成和神學院在它的名下完成了以上所有的工作,並且在1985年12月27日教育部門給了實際的許可證。

5) 儘管前面提到的來自教育部門的信,是在1985年2月25日我們遞交的許可證申請書,教派從來沒有遞交申請書,也從來沒有收到任何來自教育部門的通知。

6) Jinbak Seo先生向我們借學校的印章,因為他需要它去遞交校地的公共事業。由於Seo先生和教派之間的距離,他堅持借印章。後來他還回了印章。

7) 在1988年1月我們發現缺少了一些學校基金委員會的會議資料。我們向當地的警署報警。

最後的總結:

由於教育部門的過失和統一教的計畫,我們教派的聖化神學院被換為成和神學院。如果這是教育部門的一個過失,它應該被正確地恢復。如果它是統一教的計畫,它應該被堅決地申斥。此外,不公義的建立統一教的成和學院應該被解散。

總結,Jinbak Choi先生神機妙算地進入了教派。他把Jinsuk Seo先生和Jaesuk Lee先生也帶進來,而Seo先生把作為統一教的帶領人之一 JaeHyung Jang( 張大衛/張在亨)先生也帶了進來,為了把成和學院並進統一教的成和神學院。他們達到目標以後,Jinbak Choi先生消失了而Jinsuk Seo先生作為統一教成和神學院的主要執事,而 JaeHyung Jang( 張大衛/張在亨)先生成了學生事務處主任。透過這些,我們總結了統一教實施了很多陰謀去吞併聖化學院作為他們的財產。

教派正計畫和律師去討論這件事情,並且要上訴。現在我們請求所有的韓國教會原諒我們缺乏監督性,我們被統一教的陰謀和對教育條例知識的缺乏和疏忽所欺騙。在信的最後,我們要帶頭和統一教的謊言和計畫作對抗,但需要所有韓國教會的聯合起來。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韓國衛理公會教會
監督WooSung Park

衛理公會神學院
前院長ShinMook Shin

(N.C姐妹 與 D.S弟兄聯合翻譯)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