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同體脫教者發出緊急聲明.揭張大衛(張在亨)教派極權操控

近日收到從日本傳來關於「張大衛共同體」的消息,內容主要提及當地有前共同體成員發出緊急聲明,指出張在亨在日本建立多個以尊崇他為「再來基督」的組織,並警惕年輕人不要誤墮這教派的圈套。

該聲明所陳述,關於「共同體」在日本的發展和運作模式,與這教派在華地區出現的情況極為相近,皆顯示他們不惜犧牲年輕人的前途,以極權操控信徒,來建立教主張在亨(장재형)的事業王國為目標。

近年共同體在華雖未有以《基督日報》等網媒高調活動,但卻不斷在招募義工、同工,參與他們的工作;也曾悄悄地以「以弗所教會」的名義,企圖與本地教會合作,故此眾教會(基督新教)宜對這教派多加提防,當有來歷不明,卻異常熱心的組織尋求合作時,勿輕信支持。

===========聲明內容(參英譯本)===========

以私人名義召集,由張大衛共同體的前成員組成的Viola Association(暫譯:維奧娜聯盟)發出的聲明

張在亨(大衛牧師)及“Olivet Assembly( あいのひかり教団)「暫譯:偉仁會堂」)”等相關團體的「前信徒」之緊急聲明。

我們是「共同體(由「張大衛」的信徒組成)」的前成員,張大衛的真實名字是張在亨。 我們曾在就讀的大學和當地車站附近,接受韓裔傳教士的一對一聖經講課(70個論)。 這個聖經講課雖建基於非常普遍的基督教教義,但在講課的最後講論「歷史課」,我們研習了題為「基督的家譜」、「時間和日期」和「新以色列」的課。

這最後的「歷史課」的重點聚焦在核心教義;「耶穌之後的再來基督已出現了」。 我們被傳教士「引導」相信這位基督就是大衛牧師,並且被告誡不要向任何人透露這真相。這些教會包括:「東京索菲亞教會」、「東京以弗所教會」和屬於「日本基督教長老會教會」的「本鄉教會」(本鄉文京區,新宿區山武町,千代田區,上野,池袋,早稻田等)。 我們在講論巧妙的引導下認出大衛牧師;這教會的最高權力者;是一位基督。我們將生命奉獻給最偉大的使命,建立上帝的國度(在地的上帝國度)。

我們必須隱瞞一切,好讓「共同體」在末日之前看起來不像異端。我們被告知,如果人們知道張大衛牧師被推崇為基督,他將被捉拿並受到迫害,而他的歷史就此終結。 他們說因為「耶穌用比喻說」的,所以新約的福音是不完整的,但張大衛的福音卻被稱為「永恆的福音」,是由那位有著基督使命的人親自傳講的。 我們也曾無償地在大衛和傳教士的指導下,於相關的組織和公司工作。 通過這一聲明,我們想確認自身實際所受到的人權侵犯和損害。

自2003年以來,大衛牧師將他的教會共同體命名為「日本キリスト教長老教会」(日本基督教長老會)」。 此前,大會(總部)設於東京小金井市。自2002年以來,共同體一直在租用場地,並將其名稱從「東京索菲亞教會」改為「東京以弗所教會」,並改名為「本鄉長老會」。 信眾們皆生活貧困,而傳教士則依靠新信徒的貸款和儲蓄過活。

我們為全國各地的教會相關組織籌集資金來支付租金。儘管知道信徒的貧困,大衛牧師說,「你們沒有信心,集結更多的羊羔(信徒)吧。」他下令以我們名義簽約租用更優質、更高級的地方。我們沒有能力支付每月數十萬日元的租金,拖欠和逾期未付的情況隨處可見。當我們無法向業主付款時,他們逐出我們,但我們立即與另一處優質物業簽訂租約,以繼續教會和生意的營運。我們既害怕債權人要求償還大額債務,另一方面,我們身心都疲於參與建立「上帝的王國」,所以我們最終決定從共同體「逃亡」和「出走」。事實上,有許多成員離開了這個共同體。有些人無法作證,因為這些深受大衛或傳教士傷害的傷痛經歷,實在難以啟齒。有些人卻因為害怕報復,而不願合作。

現在被稱為「あいのひかり教団(愛之光教派」的教會的信徒們,是由那時候同一批傳教士和日本信徒組成的。 這只不過是換一個名字。 我們部份成員負責《今日基督徒》的事工(文化奉仕部)。 張大衛指示我們「加入大教會」, 這是因為不能透露他們自己那所教會的存在,所以如果被問到他們屬於哪家教會時,就必須準備一家教會來應對。 為了採訪時不被拒絕,他們被指派到「ウェスレアン‧ホーリネス教団(衛斯理聖潔堂)」。

我們期望就人權侵犯和傷害事件,向您提出以下重點關注內容。

  • 大衛牧師和那些高級傳教士是極權的,我們務必服從。 我們作為學生卻承擔了大量貸款。因其管治造成精神的傷害。
  • 強迫婚姻帶來的痛苦(一種看起來像「統一教」,文鮮明配婚的方式)
  • 在沒有僱傭合約,沒有提及關於擔保和保險下,無償於《今日基督徒》、倍來通、BreathecastJubilee MissionACM(現為AM)工作。 (大衛牧師決定誰在哪個組織工作,信徒們不能自己選擇。)
  • 我們向大衛牧師創立的偉仁大學支付了學費,但只上了很少課程。

每位信徒都是非常純潔的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會在上學期間傳教,並不了解共同體之外的世界。他們不打算傷害任何人。然而,為了絕對服從張大衛的命令,沒有人能夠違抗,他們必須按照他的說話執行,甚至撒謊和違反道德的行為,也被「服從」這個詞顯為義。

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共同體的表面上是一家基於耶穌基督信仰的普通教會,但它也隱藏了另一個基督「張大衛(張在亨)」的存在。 我們呼籲為了防止年青人不受類似的傷害,而造成二次傷害,我們仍強烈祈盼著仍留在共同體的舊同僚能脫離,在日後復原並重投社會。

*上述聲明是2018年10月11日〈キリスト新聞〉的文章譯本;http://www.kirishin.com/2018/10/06/19090/ (參考自英譯本)

目的聲明

Viola Association(維奧娜聯盟)是一個由張大衛共同體的前成員組成,以私人名義發起的團體,旨在支持前成員,提高公眾意識,並促進現有成員脫離那膜拜組織。

「維奧娜聯盟」接受安全部門和律師的建議;暫以匿名方式活動以避免受到威脅。

「維奧娜聯盟」由位於日本東京的「日本異端邪教問題諮詢中心」的代表;張清益牧師聯絡和監督。

「維奧娜聯盟」

===========END===========

*Viola Association授權翻譯*

ダビデ張グループ脱会者が緊急声明 消えぬ苦痛 報復に怯える日々 2018年10月11日

http://www.kirishin.com/2018/10/06/19090/

張大衛共同體在日本的主要機關:

Olivet Assembly( あいのひかり教団)「暫譯:偉仁會堂」)的官方網站

http://ainohikariassembly.org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