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為新天地搖旗吶喊?——對《白皮書—韓國的新冠病毒和新天地:分清事實和虛構》一文的回應

「新天地教會 (SCJ)」無論因其異端本質被正統教會摒棄,或為其邪教惡行被主流社會譴責,都使這個教派惡名昭彰,如「瘟神」般被視為「人類公敵」。但是《寒冬》主編馬西莫(Massimo Introvigne)卻以新興宗教研究者名義,連同某些人權組織,撰寫報告為這教派澄清。究竟他們有甚麼獨到的觀點,可以「撥正反亂」呢? SCJ 前信徒 Bill 撰寫本文予以回應,一一反駁此報告的謬誤與偏見。

作者:Bill

筆者自2014年1月份開始聽講韓國新天地教會的課程,後於2016年11月學完全部課程並進入教會成為新天地聖徒,最終於2018年夏季徹底離開新天地教會。作為一個在新天地花了4年多時間學習、傳道和擔當過使命的前新天地聖徒,我真實地感受到,就教理系統性、組織嚴密性、傳道活躍度、信徒增加速度等方面來講,新天地可以說是近年來韓國本土和中國地區最為活躍、迷惑性最強、危害最大的異端邪教。但是,這些年中國地區無論是主流基督教機構還是普通基督徒卻都沒有充分關注到新天地的存在,更沒有重視其已經及潛在帶來的破壞。直到這次新冠疫情的爆發,韓國超級傳播者第31號病人被確認為新天地大邱教會的信徒,新天地才被推到了聚光燈下,引起了世界性的關注和討論。根據韓國政府正式公佈的相關信息和各國媒體的報道(主要是韓國媒體的報道),輿論先是對新天地隱瞞教會疫情信息和信徒信息表示不滿和抗議,繼而對新天地教會的「邪教性質」進行挖掘和批判,整個輿論可以說是「一邊倒」的批評。我倒還未看到為新天地辯白的文章,直到一篇由意大利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udies on New Religions)的馬西莫先生(Massimo Introvigne)領銜撰寫的《白皮書—韓國的新冠病毒和新天地:分清事實和虛構》(以下簡稱「白皮書」)的出現,我才驚覺原來還是有人為新天地搖旗吶喊的。好吧,既然法國哲學家伏爾泰都說過「我不同意你所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們也得捍衛馬西莫先生為新天地說話的權利。至於他的觀點,作為一個在新天地待了四年多的前信徒,我覺得有很多地方值得商榷。

 

在白皮書的第二部分——「什麼是新天地」——這個篇章里,作者介紹李萬熙的個人信仰經歷時,提到李萬熙在帳幕聖殿腐敗之後,向帳幕聖殿的成員呼籲要求改革,而帳幕聖殿的領導層則威脅並毆打他,隨後李萬熙則離開了帳幕聖殿,於1984年3月14日創建了自己的新天地耶穌教證據帳幕聖殿教會。

這段關於李萬熙經歷的介紹和我在新天地中學習到的內容基本相同,可見作者是從李萬熙的著作或者從新天地信徒的口中得到的這一信息。作者作為獨立第三方的宗教研究機構單單引用邪教教主自己的說法,非常不妥。這就像罪犯引用自己的說法為自己辯護一樣,無法成立。從韓國著名邪教研究專家卓志一教授主編的《現代宗教》雜誌的文章,我們可以看到關於這段故事另一個版本的說法:「(李萬熙)1967年加入了柳在烈的帳幕聖殿教會。之後,李萬熙因自己的財產被詐騙搶奪而離開,並在1971年9月把柳在烈和金昌道告上法庭。1978年,李萬熙又追隨帳幕聖殿教會的白萬峰,成為白領導的‘所羅門創造教會’的十二使徒之一。」(引文出處:https://mp.weixin.qq.com/s/yPypz08NSKjG81xXV-EGqQ)可見,在李萬熙真正創建新天地教會之前,還發生了好多新天地信徒所不知道的故事。至於李萬熙被威脅和毆打,即使確有其事,恐怕也是為了討還被詐騙的錢。

對於邪教運作套路稍有瞭解的人都會知道,邪教教主針對自己的經歷一般都會按照自己的目的做修剪和美化,以突顯自己的獨一性、正義性和權威性。而在新天地內部,信徒經常被教導,在帳幕聖殿腐敗之後,李萬熙受到耶穌的親自啓示,多次向帳幕聖殿大聲疾呼,要求他們悔改,帳幕聖殿的領導層不思悔改,就威脅和毒打李萬熙。這種「苦情橋段」被不斷重復宣講,就是為了讓信徒確信李萬熙是正義的、勇敢的、耶穌親自揀選的、肩負著重大使命的。

 作者在第二部分一開始,就質疑說,關於新天地的信息,很多國際媒體都是引用的 「低端網絡資源」,我想請問作者,您怎麼看自己引用信息的方式呢?

白皮書第二部分的結論里提到:·1. It is not true that Shincheonji regards Chairman Lee as God or as a new incarnation of Jesus Christ. 2. It is not true that Shincheonji teaches that only 144,000 members of Shincheonji will enter the Millennium. 3. It is not true that HWPL’s function is to serve as a front to recruit new members for Shincheonji.

作者給出如上結論,讓我莫名驚詫。我驚詫於作者只是偏聽新天地教會的一面之詞,卻沒有綜合各方面信息進行深入調查,真的有失一個獨立研究機構應有的嚴謹作風和客觀態度。

在新天地內部,李萬熙的屬靈頭銜有很多,我來列舉幾個比較重要的:約定的牧者、得勝者、聖靈保惠師、再臨的耶穌的靈與之同在的牧者…… 新天地認為聖經歷史分為八個時代,目前的時代是第八個時代,即耶穌再臨的時代或啓示錄實狀成就的時代。每個時代都會有一位約定的牧者,這個時代約定的牧者就是李萬熙,在李萬熙之後不會再有約定的牧者了。耶穌在這個時代已經以靈的形式來臨了,再臨的耶穌的靈就是與李萬熙同在的。在新天地,李萬熙確實沒有明確說過「自己就是再臨的耶穌」,但是「再臨的耶穌的靈與之同在的牧者」而且是唯一與之同在的最後一位牧者,這個身份就間接卻很明確地表示了,李萬熙就是再臨的耶穌的化身。李萬熙知道如果明確說自己就是再臨的耶穌,非常容易成為眾矢之的,於是他就玩了一把文字遊戲,這也是其詭詐之處。

關於144000,新天地的教導是,這144000所謂受印的信徒,會成為永遠的祭司長,會和再臨的耶穌(其實就是指李萬熙)一起永遠做王。這144000祭司長可以免除最後的大審判。而144000以外的新天地人,則被稱為白衣裙。白衣裙只是百姓,是被管理和統治的對象。他們還要受到最後的審判的,在最後的審判中能得到認可的,才可以免除硫磺火湖的刑罰。所以在新天地,真正能進入千禧年做王的只有所謂的144000。

HWPL,全稱是「Heavenly Culture, World Peace, Restoration of Light」,翻譯成中文是「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復」組織,中文簡稱「天世光」。其主要宗旨是:倡導世界和平以及開展宗教對話、經書對比和宗教統合的工作。在韓國,倡導世界和平和宗教對話的邪教,新天地不是第一家。比新天地創教更早的統一教,就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多次開展全球性的和平活動和宗教對話活動,從與會者的頭銜職位來看,比新天地主辦的包括「萬國會議」在內的活動層次還要高。包括新天地在內的邪教為什麼要開展和平活動、宗教對話甚至是公益活動呢?開展這些活動有幾個作用:第一. 借助「和平」「對話」「公益」等道德制高點,在世界範圍內塑造積極正面的形象,達到有效的「公關」目的。第二.這些活動都會被精心製作成視頻和圖片資料,播放給內部信徒看,對內進行宣傳洗腦。第三.借助這些活動,讓政商界和宗教界的高端人士認可自己的核心理念,進一步再發展他們入教,然後借助他們的力量發展更多人入教。我在新天地高級階段學習時,講師曾經很明確地告訴我們,為什麼要舉辦「萬國會議」(「萬國會議」是新天地以HWPL的名義舉辦的),就是要讓來參會的各國政要和宗教領袖都能認可「天上的文化」(即新天地的文化),進而能夠帶領他們下面的人都來投奔新天地。很多宗教領袖下面有數以萬計甚至數以十萬計的信徒,如果領袖都相信新天地了,那麼下面的信徒自然一呼百應洶湧而來,傳道效果豈不事半功倍?所以,我非常好奇,為什麼馬西莫先生會言之鑿鑿地說HWPL不是新天地的偽裝組織,因為一般只有新天地自己人才不對外承認HWPL的真實身份和運作目的。難道……嗯,我只是猜測,請大家自己思考。

 在文章的第三方部分(Why Is There A Strong Opposition to Shincheonji?),作者給出的結論中提到:1、It is not true that Shincheonji practices 「brainwashing.」 Indeed, mainline scholarship on new religious movements has debunked theories of brainwashing as pseudo-scientific since decades.  2、It is not true that new converts are 「deceived」 into joining Shincheonji. In some cases, they might not have known that the organizer was Shincheonji when they were invited to a first meeting, but they quickly discovered it when they started listening to the messages and sermons.

我們來看看,情況是不是這樣的呢?

在新天地,為了傳道,每個信徒都可以按照需要,虛構自己的身份,可以說自己是心理咨詢師、牧師、傳道人、神學院畢業生(神學碩士、博士、教授等)等,而且為了取得傳道對象的信任,若干個新天地信徒甚至會一起編排一個「演出」計劃,每個人都會有一個虛構的身份,最後把傳道對象網羅到這個劇情當中,一步步被引向新天地。在整個過程中,傳道對象一直都會蒙在鼓裡,不知道其他人的真實身份,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也不知道自己其實是他們謀劃好要收割的「獵物」。新天地為了打消信徒們出去傳道說謊的心理顧慮,會引用聖經的經文「馴良如鴿子,靈巧如蛇」來教導信徒要做到「靈巧如蛇」,宣稱這不是撒謊,而是為了拯救別人的靈魂所採用的策略。一個傳道對象如果被成功引導進入試聽課,然後是耕地課,然後是福音房課程,然後是神學院初級、中級、高級課程。在中國地區,一般要學到神學院初級階段,才會被告知所學習的是新天地的課程,教會的名字是新天地耶穌教證據帳幕聖殿。而從試聽課到神學院初級階段,一般要幾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傳道對象至少要在裡面學習幾個月才會被告知實情,而且還只是部分實情,很多信息還要到中級、高級甚至入教後才會被告知。

馬西莫先生說新信徒不是被欺騙進新天地的。我想請教,您是從哪裡得來的信息?是從新天地教會官方還是新天地在籍信徒呢?在意大利被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統治時期,你如果去問墨索里尼或者墨索里尼的追隨者,意大利是不是有很多問題,是不是自由、平等、博愛、民主、人道等普世價值以及世界人民的公敵,我想他們肯定會說:不,我們很好。我們沒有欺騙我們的人民,也沒有欺騙世界各國。全世界都在敵對和逼迫我們,是全世界的錯,不是我們的錯。

關於「洗腦」,白皮書作者說新天地沒有對信徒進行洗腦,而且幾十年前研究新興宗教的主流學者就認為「洗腦」是偽科學。我不知道這些判定「洗腦」為偽科學的所謂主流學者是誰,也不清楚他們所定義的偽科學的「洗腦」具體是什麼樣子的。現在我來談談新天地「洗腦」的真實情況,以及我個人的看法。

在新天地,一個傳道對象最開始會被新天地信徒帶去參加試聽課,根據每個人的情況試聽次數不等,一般2-4次可以判斷該傳道對象是否適合繼續聽下一個階段。我本人在2014年接觸新天地的時候,聽了4次試聽課,每周1次,持續4周,每次1-1.5小時。試聽課後是耕地課,耕地課會持續1-2個月,我當時每週三次,每次1-1.5小時。耕地課後面是福音房,持續2個月左右,每週四次,每次1.5-2小時。福音房後面是神學院初級階段,持續2-3個月,每週四次,每次2-2.5小時。另外初級階段開始參加周日禮拜,禮拜時間2個小時左右。神學院中級階段,持續2-3個月,每週四次,每次2-2.5小時。神學院中級階段在周日禮拜的基礎上,要再增加週三禮拜,週三禮拜時間2個小時左右,這樣一周有6天要去接受新天地的教育了。神學院高級階段持續4-6個月時間,每週四次,每次2.5-3小時,週三和周日參加禮拜,週六要小組聚會復習一周的學習內容或者組織集體傳道。神學院結束,正式進入教會後,除了工作以外,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聽教會的教育課程(其實還是之前神學院階段的重復內容)、預備考試、參加考試、參加使命者培訓、擔當使命、傳道。從神學院初級階段開始,每天早上都要5-6點鐘起床,開始復習前一天晚上的課程內容、和班級同學通過網絡語音練講前一天的課程、讀經,然後開始去上班。晚上學習完新的課程之後,回到家要做作業、復習、練講當日課程、讀經,一般要到1點左右才能睡覺(也有很多更晚睡覺的情況)。

新天地的課程如此密集,其目的就是要讓信徒在密閉的信息場中不斷被灌輸單一的新天地教理和價值觀念。而且在裡面會反復考試,考試內容很簡單,只要把給定的答案背下來,一字不錯地默寫到答卷上即可,美其名曰是要反復「受印」,其實就是要佔據信徒所有的時間,讓信徒沒有時間停下來反思,另外這種「簡單的事情重復做」也是封閉性組織給成員洗腦的通常性做法。在新天地,從福音房階段開始,講師就會教導學員不要看網上關於新天地的信息,說這些信息是創世記中伊甸園裡的善惡果,吃了必定死(指靈死)。一個正常的教會,如果對自己的教導有信心,對耶穌基督有信心,是絕不會威脅信徒不要上網去瞭解真理和真相的。新天地這麼做,就是害怕不同的聲音會打破他們計劃要給信徒營造的封閉性的單一信息場。如果有學員有意或無意地看了網上關於新天地的信息,周圍的新天地人都會很緊張,會反復找該學員談話,觀察他是否有疑惑,然後找到疑惑點,他們再有針對性地進行說教,把所中的非真理的「毒」都「拔」出來。在我看來,不允許接觸外界信息,密集的封閉性的單一信息灌輸,不允許學員反思和質疑,簡單的事情重復做、重復的事情反復做以佔據學員的時間,都是典型的「洗腦」套路。

馬西莫先生無視新天地運作的真實情況,竟然大言不慚地說新天地沒有對信徒洗腦,其心可誅!

 在白皮書的第六部分(The Lists: Did Shincheonji Cooperate with the Authorities?),作者給出了兩點這樣的結論:1.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mistakes in the lists were intentional, and they are statistically common when all such massive lists are compiled. 2.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Shincheonji intentionally delayed the compilation and handing of the lists.

在新天地,李萬熙對於區域長(新天地教會的基層使命者,一般負責管理10人左右新天地信徒)的工作要求是「區域員家裡有幾雙筷子都要知道」,也就是說區域長對自己所管理的每個區域員的所有情況都要了如指掌,而且所有情況都要上報。每一個新天地信徒都有自己所屬的區域和負責管理自己的區域長或者其他直接上級,自己的所有信息都在上級的掌握之中。幾年前在新天地上海教會,因為某個使命者把一位學員的畢業信息登記錯誤,這位使命者連同其上級很快一起受到了撤職的嚴厲處罰。所以新天地信徒的信息都是及時更新極其準確的,哪個信徒被處分了,哪個信徒被除名了,哪些學員畢業入教成為正式信徒了,所有內容都是明確無誤的。所以,如果說這次疫情期間,新天地韓國總部提供給政府的名單是因為工作疏忽而導致錯誤的,我是肯定不會相信的。

後來在韓國政府的要求下,新天地又提供了海外學員的名單,其中也包括中國信徒的名單,但是其提供的中國信徒名單卻都是已經退出新天地人員的名單,我所知道的一些已經退出新天地的人都有收到中國政府部門的問詢電話,國內揭露新天地的公眾號「真道」也有證據證實此事(文章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dVnel2SJVHLX6-BXPmA-mQ)。馬西莫先生說沒有證據,我覺得有必要去看看那篇文章。

白皮書作者第六部分的中有這樣一段話「What is surprising, however, is that politicians at various levels, from city authorities to cabinet ministers, have also supported proposals to de-register Shincheonji as a religion, raid its churches, and file criminal lawsuits against its leaders, including Chairman Lee. South Korea is awaiting general elections in April 2020, and scapegoating an already unpopular group may be a convenient way for some politicians to distract attention from their own mistakes in handling the virus crisis. Fundamentalists, who hate Shincheonji, are a sizeable bloc of voters, and as mentioned earlier they succeeded in creating a diffuse hostility against the movement.作者在結論部分很喜歡用的句式是「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我想要說,作者做出上面那個推論才真正的是「There is no evidence 」。作者在上文中說到,現任政府為了4月份的選舉,想要轉移民眾的注意力而讓新天地充當了替罪羊。而且暗示,政府這麼做也是為了基要派(Fundamentalists)的大量選票。事實上,在韓國,以韓國基督教聯合總會為代表的基要派恰恰是保守政治勢力的長期擁躉,而新天地也與保守勢力關係密切。韓國政府處罰新天地純粹是因為新天地確實沒有盡職盡責地配合政府的疫情防控工作而危害了社會公共安全,既不是為了尋找替罪羊,也並非為了基要派的選票。作者為了幫新天地開脫,也是費盡了心機啊。

 看完這篇白皮書,我總覺得這風格、這邏輯、這腔調似曾相識。白皮書中有很多說法與我所經歷的新天地的真實情況很不同,很多說法又與李萬熙的教導完全一致,很多說法又與新天地一貫的公關風格很相像。意大利新興宗教研究中心與新天地的關係或者馬西莫先生與新天地的關係值得玩味。

作為一個曾經在新天地荒廢了四年青春的前新天地信徒,在看到這種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為新天地開脫的的文章時,我其實非常氣憤,因為我知道我在邪教新天地經歷了什麼,新天地給我的生活和精神帶來了哪些負面影響,我也知道周圍很多從新天地退出的人都受到了怎樣的傷害。甚至我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也沒辦法平靜自己的心情。所以,如果在這篇文章中感受到一些不合宜的私人情緒,還請讀者朋友們見諒!同時,我也想強調,白皮書中值得質疑和回應的地方遠不止於我所回應的內容,限於時間和筆力,我只能就一些最刺痛我的問題做一些回應。

願上帝保佑他的每一個兒女,都走在義路上!


注:本文作者為《新興宗教百科:如瘟神般的新天地》撰稿人之一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